爱读库 > 玄幻小说 > 造物主说 > 《造物主说》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领地(本卷完)
    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当雅尔塔老法师再次见到吸血鬼和女法师的时候,他得知了一个新的小心,于是露出了意外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”吸血鬼摊了摊手,“说实话,这种速度让人十分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荒唐!简直不可思议!”女法师却皱起了眉头,直接表达出了自己的不满:“根本就是闹剧,大公是在拿自己的信誉在开玩笑,还有那位边境伯爵,他也跟着做出了一个荒唐的决定,我真不知道,是什么人在背后推动的这一切!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人在推动,”吸血鬼一本正经的点着头,“一个稍微有些天赋的人,但是他毫无根据,甚至都没有什么名声,如果没有人帮他在宫廷中游说,甚至拿出真金白银支持他,给很多人好处,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样的结果不是吗?这样的情景,如果在南方,一旦发生,那么最后的结果,肯定是一片哗然。”

    他轻笑一声,看着面前的几位法师同僚,不怀好意的说道:“实际上,我已经等不及了,想要看看这个消息传到南方之后,那边的人会如何议论,你猜猜他们会给出什么样的评价?愚蠢的大公?混乱的北方?一个让人想要发笑的决定?或许很多人会因此被钉在耻辱柱上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女法师还有其他几位在场的法师,都表情难看。

    作为奥术的研究者,他们虽然并不关注什么名声,但想要进行奥术研究,无疑需要真金白银的支持,那就意味着,他们必须要依附于世俗的权力,而名声往往是权力变动的前兆,也是影响权力者行动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他们可不希望因为一个在他们眼中的小人物,而影响到未来的研究和生活。

    但是雅尔塔老法师却表情不变,他睁开有些耸搭的眼皮,深深地看了吸血鬼一眼,然后说道:“既然这件事已经发生了,那么我们当然要有所表示,你们不要忘记,邓恩事实上,已经可以算是议会的成员了,我们理应对此表示欢迎,而且如果他未来能够站稳脚跟,我们也就多了一个可以选择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们原来的计划,并不是这样!”女法师米娅发出了抗议,“我们还要从他嘴里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关心着那位首席的安危,但是有些时候,你必须考虑议会的整体利益!”老法师摆摆手,打断了女法师的话,“邓恩的这个事,不是需要过一段时间才能确定吗?这样很好,这给了他去往议会的时间,安排人,带着他南下吧,将他的名字写在议会的名册上,然后准备进行学习,但是学习的地点,应该在北方。”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其余的法师,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已经联络了一些法师,他们很乐意过来,组建一个更能传承奥术的组织……”老法师目光炯炯的扫过众人,“一座知识的殿堂,一座奥术的学院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基纳男爵?我没听错吧?”诺亚·基纳看着自己的弟弟,露出了诧异的神色,然后指了指自己,“我吗?让我成为纽仑芝的男爵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这是边境伯爵的主意。”邓恩看着表情兴奋的兄弟,不由提醒了一句,“但是我必须提醒你,诺亚,那是一块新得的土地,位于北边,要直面王国骑兵的冲击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那个地方,我在那里战斗过。”显然,意识到自己阶级提升了的诺亚,根本就不关心这些困难,“我知道那里,那里其实很容易防守,因为这里和多莱河离得很近,也和泽梅连着,如果是再北边的土地,那可就是十分危险了,不过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那里并不是边境伯爵的领土,而是被公爵直辖的土地,哦,好像是最近交给了边境伯爵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诺亚忽然反应过来,他露出了不安的表情:“不对,我没有什么出人意料的功劳,为什么会得到爵位?如果真要算的话,你比我更合适,我们之间可没有什么继承法上的问题,难道是蓝堡在帮忙,又或者是你又做了什么?那么,我觉得你比我更能胜任男爵的爵位。”

    如果老乔纳森本身有爵位的话,那么要继承爵位,就要按照继承法的序列来排,那么诺亚得到爵位,是理所当然的。

    但现实情况是,老骑士除了留下一堆麻烦之外,几乎没有什么其他的遗产了——就连冶铁的工坊,也差点没保住。

    那么在诺亚看来,这一切的原因,除了蓝堡血脉的影响力之外,就该是自己兄弟的能力在起作用了——

    “现在这些荣誉,如果都被我拿到了,那对你太不公平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诺亚,功劳和功绩都不是问题,总能找到一些的,而且还有乔纳森的那些,除此之外,其实我也有自己的爵位收获,只不过那个地点,也许并不怎么好。”邓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他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“什么地方?”诺亚忍不住好奇起来,然后又忍不住惊叹起来,“没想到边境伯爵居然一次性拿出两个爵位,真是不可思议!这个消息如果传出去,肯定会引来很多惊叹的。”

    他丝毫也不怀疑是邓恩欺骗他,因为有关于贵族爵位的谎言,很容易就能验证,根本没有欺骗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说的,与王国交界。”邓恩朝着北边的窗户指了指,“在卡兹伦西北方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真正的前线了,”诺亚露出了担忧的神色,“也许可以的话,我们应该换一换,”然后他又患得患失起来,“不过这样太过随便了,万一激怒了边境伯爵,对我们都没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一咬牙,有些决然的说道:“实在不行,那就去面见边境伯爵大人,告诉他,我可以不要领地和爵位,都交给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诺亚,你不用这么悲观。”邓恩摇摇头,他当然知道,诺亚对于荣誉有多么看重,如果得到了爵位,然后主动辞去,那么名誉受损是肯定的,但他却依旧愿意这么做,只是换取兄弟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真正北上战斗过,所以你不知道,西北的那些土地有多么危险!”诺亚脸色凝重,“你知道这些年来,南边交战,帝国在北边,尤其是西北也得到了不少土地,但却始终没有交给那位大领主,而坚持公爵直辖,甚至有几块地,还是皇帝直辖,这是为什么?”?

    他自己就说出了原因:“就是因为那些土地并不安稳,始终处于争夺和拉锯之中,也许今天还属于帝国,明天就被弗兰基坦抢回去了,那里的土地,绝对不是一个理想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顾虑,诺亚,但是我认为比起这些危险,这个地方还是值得我接受的。”邓恩在对方的不解中,缓缓地说出了自己的原因——

    “因为那里的几座城市和领地,将会合并成一个郡,这样就会有一个伯爵的爵位出现,而这个位置,应该会由我来坐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本能的,诺亚摇了摇头,想也不想的觉得这不现实。

    但随即,他意识到邓恩不可能再这件事上欺骗他,只是这里面让人费解的地方,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抱歉,邓恩,我不是觉得你配不上这个爵位,只是这太不可思议了,你能理解这里面的东西吗?伯爵,无论是在北边,还是在帝国,甚至是在其他什么国家里面,都代表着高高在上,是真正的大人物!那代表着的是一个足以传承几百年的伟大家族!我们,说实话,我们还不具备这样的基础,就算有蓝堡血脉作为底牌,尤其是,整个公国境内,其实都没有多少的伯爵存在。”

    邓恩点点头,因为在刚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,就连他都觉得不可思议,近乎儿戏了,如果不是因为里面有众多的原因和因素促成,那么他根本就会认为,这是一个玩笑。

    但很显然,无论是边境伯爵,还是那位公爵,都不可能联合起来,开这样的玩笑,至少是对他邓恩这样的人物来开玩笑。

    所以他说道:“我当然清楚,一个蓝堡的伯爵,就能有这么大的荣光,引得这么多人奔波,招揽那么多强大的人物,甚至将影响力从南方辐射到北方,所以我当然清楚这里面的艰难。”

    “哦,确实如此。”诺亚点点头,但最后又忍不住说道:“不过蓝堡也有不同的地方,因为奥罗第大公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,奥罗第大公国更是帝国的核心所在,和布塞尼亚一样,是真正的权力中心,奥罗第的伯爵,如果放在北方,单纯论权势,可能都要比一般的公爵要高得多。”

    这固然有诺亚本能的想要维护和推崇蓝堡的原因,更因为他说的话,很大一部分算是实情。

    邓恩也点点头,说道:“你说的话很对,所以这个爵位非常烫手,哪怕在公国和边境伯爵领中,有很多人在为这件事奔走,但想要真的坐稳位置,也肯定不容易,如果没有外力支持,基本上就是走个过场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诺维斯家族的人,帮你争取到的这个位置?到底是大家族啊,居然能为我们兄弟争取到这样的收获。”

    不理会诺亚的感慨,邓恩沉思起来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会告诉自己的兄弟,真正为他们疏通游说的,其实都是公国内的贵族们,其中不乏实权派,更有掌握兵权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提议,挑选的又可以说是一片算不了公国领土的地盘,加上目前复杂局势下,各方人心的变化,还有就是吸血鬼的一力推动,最终促成了这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不过,这毕竟是一个不容易,甚至不简单的事,甚至里面还涉及到了很多的利益交换,那些贵族的推动,并不是单纯为了完成目的,更在意的是过程中能偶产生的利益,以及他们能够获得多少,发展到了最后,终于让这个不可思议的结果发生了。

    但邓恩前世,毕竟经历过魔幻元年,他深深知道任何不可能发生的事,都并非绝无可能,尤其是涉及到政治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这件事,其实并没有真正定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一些帮手,同时还需要一些伙伴,因为那位公爵其实是将爵位,册封给法师邓恩,而不是骑士之子邓恩,诺亚,你明白这里面的分别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明白这意味着什么,这么说这一切都还只是个念想,目前你什么都得不到?”

    “不,至少你的爵位已经有了,另外,我也算是有了一层保障,我想有些人是不会在这个时候,在这种情况下,过来公开抓捕我了,因为我至少已经拥有了一个伯爵领的法理宣称,虽然那个伯爵领,现在只是霍克镇,和其他几个反复易主的小城,但至少我已经进入了贵族的序列。”

    邓恩笑了起来,他看着自己的兄弟,又强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哦,是我们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转身回屋。

    “我想,现在就该开始收拾行李了,尤其是那本法术书,我很快就会用上它的,还有,你有什么熟人在南边吗?需要我帮你去问候一下吗?”

    他转过头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毕竟你的男爵领,有许多事要处理,这意味着你的南下计划,短时间内是无法施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并没有。”诺亚看着兄弟的笑容,暂时压下了心中的担忧,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基纳家族所发生的事,也好像插上了翅膀一样,快速飞了出去,先是传遍了整个特伦因,让这里的镇民,以及那些冒险者们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跟着,又超出了小镇子的局限性,朝着整个边境伯爵领扩散出去,并且还有着进一步向外流传的趋势。

    伴随而来的,就是那些周边的势力,在谈到基纳家族的时候,不得不改变他们的态度和看法,并且对于未来和这个家族交涉的时候,也要有新的应对方式了。( 造物主说  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