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读库 > 玄幻小说 > 造物主说 > 《造物主说》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让蓝堡再次伟大
    红海岸位于联合帝国的东南,比邻大海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非常富庶的郡,郡首图简城,是帝国最重要的海港之一,因为靠近流星半岛,在商贸上有得天独厚的优势,在东南一带的影响力很大,红海岸的那位伯爵,在帝国南方有着不下于蓝堡的名声。

    但邓恩没想到,这么重要的一个爵位,他的继承人居然成了吸血鬼的仆人。

    “喜欢我给您的礼物吗?”

    吸血鬼看着邓恩难以掩饰的惊讶表情,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走上前两步,在七个人恭敬的低头中,对邓恩说道:“这些人都是我的血仆,他们每一个的制作,都要比血奴复杂和困难的多。”

    “您大概还不知道什么是血仆,什么是血奴,”吸血鬼见邓恩恢复了镇定,并不感到意外,反而是好整以暇的介绍起来,“我们血族要维持青春和活力,需要吸食鲜血,这个您应该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恐怕很少有人不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大概很多人不知道,在我们血族中,也有许多人并不愿意因此招惹是非,所以他们选择更为稳妥的方法,就是寻找血奴。”吸血鬼这么说着,口吻中一副爱好和平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话听得邓恩感觉一阵怪异,在他想来,难道你吸血鬼还能吃素不成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会拥有血奴,他们会固定的为我们提供鲜血,”吸血鬼看了邓恩一眼,见对方表情微变,就知道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意思,“是的,大部分的血奴是被圈养起来的,但也有一些是主动过来提供的,因为他们可以从血族的手上得到很多好处,算是交易,我比较喜欢这第二种方法,毕竟长期被圈养的血奴,他们提供的鲜血,品质一般,味道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见邓恩的脸色越发不自然,吸血鬼话语一转:“可能在这件事的认知上,我们存在着差异,但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,现在要说的是血仆,不同于血奴这种简单的奴役,血仆是更为有趣的一种联系,是利用血脉和精神进行连接,每一个血仆的诞生,都必须经过复杂的仪式,因此就算是我,拥有的血仆也不多,如今当代还存在的,也不过就是十几个,这七位是里面地位比较高的。”

    邓恩不再纠缠于其他问题,他反而想到了前世看到的,有关吸血鬼的一些信息,不由问道:“这是你们血族延续后裔的做法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”吸血鬼摇了摇头,“真正的初拥,比这还要复杂,而且那对每一名血族而言,都是巨大的负担和损耗,我怎么可能发展这么多后裔?血仆更像是一种主仆契约,因为他们的精神和我相连,同时也被我掌控生命,所以我才能尝试着,让他们来到精神殿堂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调中,不可避免的有一丝得意的味道:“知道吗,我这些天都在研究着精神殿堂,试图寻找着特有的频率,如果是外人,根本做不到这些,值得庆幸的是、当然,某种意义上而言,这也是一种悲哀,因为我和您的精神近乎一体,因此才能做到,然后将他们拉进来,介绍给您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你应该先取得我的允许。”邓恩眯起眼睛,他意识到,就算自己想要拉拢吸血鬼,但也不能以妥协和退让来换取对方的承认,必要的时候,还是需要敲打的。

    “哦,毕竟您之前没有提到这个要求,”吸血鬼微微躬身,“而且我也想要给您一个惊喜,您看,有了这些人的帮助,您在帝国的贵族圈子里面,将如鱼得水!”

    “也许有信息,但同样也有惊讶。”邓恩轻轻摇头,“比起能获得什么,我更关心的是,不让自己处于危险的境地,希望这一点,多隆先生您能够记住,当然,您这次给出的礼物,对我确实有很大的帮助,我也很高兴能够认识这些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彼此之间,也是第一次见面,因为距离的关系,这些人都只能待在自己的地方,”吸血鬼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,“现在,只要有了您的允许,那么我就可以将他们带进来,这是非常有趣的地方,可以让这些人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,商谈一些事,这在关键时刻,是十分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。”

    邓恩不得不承认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正像吸血鬼所说的那样,贵族之间如果有一个隐秘的沟通渠道,那么带来的好处是难以想象的,因为这避免了情报的泄露。

    不过,更多的人知道了邓恩的精神殿堂,这也就增加了暴露的风险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希望,今后你能尽可能的减少这方面消息的透露。”他直言不讳,但这话不是说出来的,所以那七位血仆听不到这些话,而是直接通过精神层面,告知了吸血鬼。

    “哦,您放心。”吸血鬼却笑着开口,“他们不能说出任何有关这里的消息,还记得之前的消息吗?魔鬼的契约,那些签订了契约的人无法说出内容,同样的,我的附庸们,他们同样无法透露出一些信息,我给他们设定了底线,让他们足以保护我们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邓恩静静的看着吸血鬼,最后点点头,他说道:“好吧,你的说法是正确的,也想的十分周到,不过还是那句话,我需要提前知道。”

    再一次的强调,换来了吸血鬼的保证,但邓恩看着那对自己毕恭毕敬的七个人,却有着不一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和小队成员不同,他虽然能感觉到这七位血仆和吸血鬼之间的精神联系,但并不能直接连接他们的精神,这无疑就是一种附庸的附庸关系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充满了中世纪封建特色的情况,这位强大的血族施法者,确实不是简单的人物,哪怕掌控了他的一切,依旧十分危险。”

    但是邓恩并不后悔,他在出手的时候,就已经明白,自己必须有所承担,现在这一切,更何况,虽然是间接的精神联系,但邓恩还是能够感觉到,吸血鬼刚才并没有说谎,他对这些人是有着生杀予夺的权力,而且还性命相连,想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事发展到最后,就会变成邓恩的生命、命令,也间接的制约着这些人,无论他们是怎么看待这个二十出头的青年,但至少在实际行动上,不敢有所违逆。

    再看看他们的身份吧。

    除去北边的三位,南边的四位每一个都可以说位高权重,拥有着巨大的影响力,甚至足以直接干涉蓝堡。

    无怪乎吸血鬼说起邓恩需要爵位的时候,口气是那么的轻松。

    就算在北边得不到爵位,那么靠着这四位的能力,去了南边,一个男爵的爵位,也根本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事实上,如果不是时间有些紧迫,恐怕吸血鬼会将这个话题,留到邓恩南下的时候提起,毕竟吸血鬼的大本营,是在南边,而不是北边。

    邓恩关系到吸血鬼的生命,他当然希望让邓恩留在自己能够控制的土地上,这样无论是未来反客为主,还是就近保护,都让他更为放心。

    “有着这些人的帮助,您的爵位很快就可以被确定,至于借口,您也不用担心,这都是现成的东西,”吸血鬼看了一眼北方三人,“他们会把一切都安排妥帖,您需要做的,就是等待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诸位了。”邓恩并不矫情,他当然不会拒绝一个爵位。

    他在这个世界已经有一阵子了,资料库都积累了很多信息,当然知道拥有爵位之后,自己的阶层提升,能够拥有特权,未来无论是想要学习奥术,还是做其他事,都更加方便,也多了一层保护。

    而且权力这个东西,拥有总是好过没有。

    “那么,我现在要做的,就是尽快离开这里了。”邓恩深吸一口气,“要赶在那些人真正找过来之前,希望骑士长阁下,不会成为阻碍。”

    就在邓恩念叨着特纳骑士长的时候,这位蓝堡家族的骑士封臣,却是孤身一人,来到了霍克镇外的树林中。

    这片树林的深处,直接和迷雾山脉连接在一起,对于普通人来说,是非常危险的地方,不知道什么时候,就有魔化生物蹦出来,就算是一般的冒险者,孤身一人的时候,也不敢轻易靠近,所以人迹罕至。

    这正是骑士长所需要的,所以他在打量了一番之后,确定没有人跟踪自己,便径直走入了林中,然后从怀中取出了一块镜子,放到了身前。

    这块镜子只有巴掌大小,边缘的镜框看起来很是古老,以众多花纹构成,布满了细微的裂痕,但如果仔细观看,就会发现这些裂痕,都是处于镜框内部,像是被一层玻璃封锁住了一样。

    骑士长看着这面镜子,深吸一口气,然后伸出手指,在镜面上轻轻敲打了三下。

    三次清脆的声响之后,那镜面泛起阵阵涟漪,就像是一片微缩湖面,从被敲击的地方扩散开去,抵达边缘的镜框之后,那些细微的裂痕散发出微弱的光芒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涟漪渐渐清晰,一道人影却在镜面中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法师没有骗我,他真的往里面灌注了精神力,这东西又能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,特纳,你知道的,如果不是必要的话,我们的联系要尽可能的少一些,防止被老伯爵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找到邓恩·基纳,并且告诉他,我要支持他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镜子里的人微微一愣,然后声音变得欢愉起来,“很不错,你做得很好,这么快就找到了他,那么接下来就动用你可以动用的力量,全力支持他,推动他走上前台,只要他的名声足够高,那就够了,如果他真像你说的那样,有着过人的天赋的话,那么他就足以把其他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,那些隐藏在暗处的、有着不可告人目的的人,都会一一现身,这是最好的诱饵!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同样存在风险!”骑士长对着镜子说道:“如果他真的因为这些推动,而获得了真正的好处呢?那么在继承的序列上,他或许真的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发生!”镜子里的人笑了起来,“他有什么呢?天赋?哦,这也许可以让他成为一位伟大的巫师,但是巫师只能带来恐惧,带不来权力和财富,他可以受人敬畏,但这不能让老伯爵将爵位交给他!”

    “但也许邓恩可以借助我们的推动,慢慢获得好处,巩固他的利益和权力。”骑士长特纳露出了担忧之色,虽然和邓恩接触的时间不长,但每一次面对这个年轻人,他都有一种诡异的感觉,所以不敢轻视对方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镜子里的人却不以为然,“他没有人脉!能够获得东西,终究是有限的!他甚至都没有爵位,我们对他的支持,能让他得到什么?哈哈哈!”

    他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也许能给他带来一个骑士的称呼,像他的那位父亲一样,这样也许邓恩最后能够满足,毕竟他能保住性命,不是吗?”

    骑士长还是担忧,他正要再说些什么,但镜子里的人却有些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“特纳,你不该这么担心的,因为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,明白吗?”镜中人的语气慢慢严肃起来,“你要做的就是按照我的计划去施行,难道你不想恢复蓝堡的荣光吗?想想看,这些年蓝堡都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里带着一股傲然与怒火:“一个个继承人接连死去,难道这些真实意外?见鬼去吧!哪里有这么多意外聚集在一起!”

    他沉声说道:“有人想要对付蓝堡,甚至想要谋夺蓝堡的一切,这个伟大的家族,现在已经衰弱了,甚至一些猎狗都敢过来,试图咬上一口!你能忍受吗?”

    骑士长的脸上露出了怒容,他竭力忍耐。

    “是的,你不能!所以,不要再疑惑了,只有我!只有我归来,才能带领蓝堡重新走上辉煌,你应该相信我,支持我,完全服从于我,这样,才能让蓝堡再次伟大!”( 造物主说  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