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读库 > 玄幻小说 > 造物主说 > 《造物主说》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表面与真实
    在邓恩随着骑士长离开之后,酒馆里面就陷入了更大一波的议论声中。

    冒险者们并不是喜欢八卦的人,但他们对发生在眼前的新闻,依旧保持着很大的兴趣,尤其是那些吟游诗人,他们的故事需要经常更新。

    当然,诗人们往往也会和报社合作,所以第一时间就有吟游诗人用鹅毛笔把事情的大概写下来,附上自己的推测,准备把消息寄到冒险者日报社。

    有些则选择寄送到半路,因为不久前脱身出来的那位主编赫兰德,刚刚才在一些冒险者的护送下踏上归途。

    当然了,更多的人是选择进一步探查,要尽可能的搞清楚事实的真相,只是有个问题——那位骑士长选择的地方可不是那么容易混进去的。

    男爵的城堡。

    霍克镇的最近几代男爵,都受困于贫穷和麻烦,但在最初的时候,他们并不缺乏硬币,因此作为男爵驻地的城堡,并不比特伦因的那座差。

    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座城堡因为年久失修,变得越来越破败,不过即便如此,它也是镇子上少有的威严建筑,现在更是被诸多骑士占据,层层把手。

    “啧啧,要不怎么说贵族底蕴深厚啊,那位男爵就算是这么破落了,但依旧有这么好的一个住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不知道,如果他知道了,自家被其他人占用,会是个什么表情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我们已经和洛克男爵打过招呼了,”注意到游荡者杰森等人的表情,骑士长特纳笑了起来,“使用这里是得到他的允许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贵族的情谊。”

    杰森的话让骑士长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黑铁玫瑰的格兰女士解释道:“最近的爵士,请您不要在意,杰森就是这样的脾气,他其实没有恶意,只是有一张想让人打烂的嘴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我可不能当做没听见。”杰森马上做出了抗议的样子,只是他的眼睛却始终观察着那位骑士长,看着他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这没什么,”骑士长摆摆手,“你们都是邓恩少爷的朋友,那么我们之间就没有任何敌意,一些话,我不会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么说,杰森和矮人使了个眼色,彼此都看到了安心的神色,而黑铁玫瑰的三位女士也同时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们之前见了骑士长邀请邓恩的语气,就已经有所猜测,但这到底是一位五星等级的骑士,战斗力超群,过去和这样的人见一面,对他们来说都十分困难,更不要说话了,不得不小心一点,同样他们也为邓恩担心着,担心对方有什么其他目的。

    毕竟那些贵族大家族中勾心斗角的权力游戏可是十分有名的,联想到蓝堡当前的局势,难保这位骑士长不存着其他心思。

    但现在看起来,他是好意。

    这让他们放心了,认为这个实力强大的骑士,不会对自己和邓恩造成威胁。

    邓恩的表情却没有变化,原因很简单,他丝毫也不畏惧这位其实,就算不提他本身的实力,就说邓恩在暗地里已经招募的队员,无论是魔剑士,还是吸血鬼,都足以击败这个骑士长。

    魔剑士盖特,已经是六星超凡,这些天逐渐掌握和熟悉了自己的力量,而吸血鬼现在也伤势痊愈,手段花样众多,即使不靠奥术,单纯从肉身力量来看,也能和骑士长特纳平分秋色。

    更不要说,邓恩随身带着拥有五星体质的血铠,关键时刻覆盖在身体上,在面对五星和五星以下的人物时,就可以说是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就算不考虑这个因素,单纯靠着临时召唤从属属性的能力,邓恩也可以瞬间获得巨大提升,得到六星力量、六星的感知。五星智力、五星体质、四星敏捷。

    这样的属性数据,即使一个人单独只有一个属性,那么如果走位冒险者,都会有不错的战绩和名声,更不要说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了。

    虽然持续的时间不长,还要一直消耗精神力,或者说算力,但以邓恩目前的算力水平,他或许可以加持一整天!

    这样的爆发力,让邓恩在无形之中,已经拥有了超乎常人想象的力量,只不过他个人还是认为,这些都属于外力,是暂时的,心里真正的想法,是真正提升自身的属性和能力,但是这些底牌,他当然不会扔,最近几天也试着熟悉了各种属性提升后的力量。

    如果这位骑士长真的有什么想法,那么邓恩的瞬间爆发,足以让他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。

    但现在看来,是没有这个必要了,他隐约看出来,这位骑士长这次北上,是有着一定的目的的,而且和蓝堡血脉有关,应该是来认亲的。

    既然是这样,邓恩并不介意和对方详细探讨一下,虽然他对于这个血脉没有什么认同感,毕竟他是一个异位面灵魂的再生体。

    果然,骑士长接下来的话,印证了邓恩的想法——

    “邓恩少爷,我需要和您单独交谈一会,要告诉您一些有关蓝堡的事,我想您一定很乐意听闻的。”

    在来到男爵城堡的大厅之后,骑士长这么说着。

    杰森等人立刻又警惕起来,他们当然不想让一位强大的骑士,和邓恩单独相处,毕竟真要是发生了问题,他们就算想出手帮忙,也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我很乐意知道有关血脉的故事。”邓恩做出了感兴趣的表情,他并不担心骑士长的歹意,所以他对几位朋友使了个眼色,跟着骑士长走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他自然不会仗着有临时威能,就疏忽大意,事实上,吸血鬼和魔剑士同样也在这座镇子上,只是为了掩人耳目,邓恩并没有让他们跟在身边,而是各自独立运作。

    这一点,还是吸血鬼向他建议的,用这位猩红法师的话来说,这样的表面关系,可以更有效的利用他们之间的特殊联系。

    吸血鬼库洛和几位一环法师待在一起,而魔剑士盖特则待在火龙佣兵团的驻地。

    在骑士长发出邀请的第一时间,邓恩就已经给两位强大的从属传递了消息,现在两个人都找了借口暂时出来,潜伏在不远处——无论他们对邓恩有着什么样的想法,在性命直接相关的情况下,他们都不能放任邓恩冒险。

    所以事实上,邓恩现在正处于一个非常微妙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在很多人看来,甚至在表面的主流观点上来看,邓恩只是一个稍有名气的魔法学徒,值得各方势力稍微高看一眼,值得蓝堡来单独联系,甚至值得很多地方势力来用心拉拢,但再进一步,也仅此而已,因为他只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,在暗地里,邓恩已经拥有了庞大的势力——在奥都斯,他事实上成为了火龙佣兵团的幕后老板,因为那么魔剑士,是目前火龙的最强战力,也是硕果仅存的首领。

    而吸血鬼不仅在魔法议会中有席位,本身还是南方的贵族,而且血族的特殊性,让他拥有着血脉势力,而这些其实都和邓恩挂钩了。

    更不要说,他在圆环世界,已经和那个世界的高层有了联系。

    但这些都是暗地里的,目前为止,无知知晓。

    所以那位骑士长在和邓恩单独相处时,说的第一句话,就是——

    “邓恩少爷,您今后都不用担心势单力孤了,只要您能重回蓝堡,重现血脉的光辉,那么您将拥有帝国顶尖贵族的支持,这对于您未来的发展,无论是在地位上,还是魔法上,都十分有利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十分明白,您的意思是?”邓恩做出了思考状,然后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会带您和您的兄弟回去。”骑士长说的越来越直白,“如果您能表现出自己的天赋,就像是传闻中所说的那样,那么您就能得到伯爵的欣赏,甚至得到更多东西,这样在未来,您将会拥有一个庞大的势力,远超想象的势力,在整个南方,甚至帝国,都举足轻重的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是让人向往。”邓恩表现的十分沉稳,虽然他十分想要做出惊喜的样子,但因为内心太过平静,所以表现的不尽如人意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这个样子,落到骑士长的眼里,却觉得是对方太过兴奋,却不想表现出来,强行压制的样子。

    到底还是出生在边陲小镇,本身的眼界有限,接触的人最高的就是一个男爵,虽然有魔法天赋,却还是无法改变心态。

    他这样想着,对于这次的计划,越来越有信心,于是笑着说道:“没错,蓝堡的力量,一旦你和我一起前往南方,就会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一起去往南方?”邓恩微微色变,然后说道,“不过我还需要学习奥术。”这是他目前最为紧迫的目标,也是提升自身实力的关键,至于蓝堡家族的势力,说实话,邓恩目前并不怎么迫切需要,毕竟他刚刚收服了一位未来的伯爵,还有大佣兵团的团长。

    但是这样的表态,又一次让骑士长产生了误解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有蓝堡在,不会有人会在意你原本的身份,在南边,你唯一的身份,只会是蓝堡血脉!”

    特纳骑士长显然认为,邓恩是有些怯场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正常的,毕竟是在边疆小镇成长,没见过什么大世面,忽然涉及到蓝堡这样的大家族,在骑士长看来,有一些退缩的胆怯,毫无疑问是小镇青年的正常反应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又继续说道:“看你的样子,多多少少是知道乔纳森的一些来历,他和老伯爵是血亲,只是继承顺位比较靠后,但现在蓝堡发生了变故,所以稍远的血脉也都有了机会,但蓝堡的未来,肯定要交给真正值得依靠的人,因此这位继承人,必须要有天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转而显得语重心长:“所以邓恩少爷,您接下来要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名声传出去,让更多的人知道您的存在,只有这样才能弥补您原本存在的缺陷,要知道,在南边,现在还有不少人惦记着那个位置,而他们在贵族圈子里,都是有着一定根基和名声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爵位的继承,可不是看名声和能力。”邓恩从这些话中听出了一些违和和别扭的地方,但一时之间却找不到关键在那里,就只能说些话试探,“而且在我上面,还有一位兄弟,他的年龄比我大,论顺位肯定在我之上,那么我的名声传出去,又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您的想法,正常的爵位继承,当然是按照继承顺位,该是谁,就是谁,除非继承法被修改了,不然其他人都没有机会,但是现在的蓝堡的情况却不一样,”骑士长的语调沉重起来,“家族遭遇重创,还有几位敌人虎视眈眈,他们都觊觎着蓝堡的权势和领土,这种危急关头,当然不能和过去一样,需要一个真正有能力的人,才能镇得住局面。”

    他看向邓恩的目光略有变化,本以为是一个普通的边境青年,没想到思维十分敏锐。

    邓恩还是觉得这我骑士长的话,有很大的问题,于是他打算拖延:“这件事太大了,而且来的太突然,我需要消化消化,而且这些天我太劳累了,也需要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特纳骑士长还想在说什么,但最终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您说的不错,这件事是需要好好思考一下,无论是继承的问题,还是南归的时间,以及您如何提升知名度。”他躬身行礼,“这间房间是为您准备的,您可以在这里休息,我就不打扰您了,不过晚饭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,等会会有人来叫您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。”

    送走了骑士长,邓恩将听到的这些话,转告给了几个从属。

    吸血鬼听完,直接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很有趣的陷阱,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,那么这位骑士长已经向一位蓝堡血脉效忠了,但他背后的那个人,似乎需要一个挡箭牌。”?( 造物主说  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