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读库 > 玄幻小说 > 造物主说 > 《造物主说》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怒火与敬意
    叮!

    吸血鬼的手指上,他的指甲快速生长,尖锐的指甲一上一下的扣住了那块结晶,发出了清脆的声响。

    邓恩的声音在吸血鬼的脑海中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真是个有趣的画面,也许我应该找一个手套,当然,最好是还有其他六块结晶,”他说着一顿,“对了,好像瓦珀那边有一块,虽然存在限制,但和眼前的这一块挺像的,在外形上。”

    吸血鬼当然不懂邓恩的吐槽点再哪里,但他并没有露出疑惑的表情,反而是微微一笑,用意念回答道:“您对这块水晶很有兴趣,这很好,因为它能够帮助您在奥术的研究上更进一层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想要请教,如果你愿意告诉我的话,”邓恩抓住时机,直接询问,“这枚龙晶到底要怎么用?里面的龙魂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您要直接使用龙晶,那么龙魂就会被浪费,”吸血鬼并没有拒绝邓恩的提问,“不过这是无法避免的,除非您能找到一头巨龙的身体,把龙魂灌注进去,否则这条龙魂终究是要浪费的,龙魂能提升龙晶的品质,但说真的,微乎其微,因为龙晶在使用的时候,总是要先提纯的,那么蕴含在里面的龙魂,它的下场可想而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头巨龙的身体?”

    邓恩心中一动,他的脑海中闪过一头庞大的身影,那是在深渊中咆哮的魔龙。

    “是的,”吸血鬼并不能探查邓恩的思想,他只是简单的回答,“对您来说,这或许有好处,因为您可以提前将龙魂招募过来,就像对我所做的那样,我想龙魂是不会觉得愤怒的,因为它本来就死了,但是招募了的龙魂,如果没有身体,恐怕不能发挥出巨龙一族该有的力量,就连变成巫妖,都做不到,如果随便寻找一具身体,那么为什么要选择龙魂呢?”

    “只有龙魂,才能驾驭巨龙的身体?”邓恩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吸血鬼听出一些事来了,但他没有询问,只是表现出尽职尽责的解说态度:“是这样的,其他孱弱的灵魂,就算进入巨龙的体内,往往也得不到什么,最多是控制一具强壮的身体,但要知道,巨龙之所以是魔法的宠儿,是因为它们的传承记忆,以及龙语和真名,现存的大部分奥术咒语,几乎都是从龙语发展过来的,甚至同样具有力量的古精灵语,本身也是精灵帝国时期,那些精灵从龙语演变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“

    邓恩忽然想到自己前世看过一些,其中不乏主角穿越成巨龙的,但往往都没有传承记忆,要从零开始,但最后的发展却也不受制约,现在听着吸血鬼的解释,觉得里面的很多道理,就能说通了。

    咔嚓。

    就在邓恩思考的时候,吸血鬼的两根手指同时用力,那块龙晶就这么被他生生扣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容易吗?”

    邓恩感到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容易,”吸血鬼笑了起来,“您难道忘记了,那些人花了多大的功夫,才在这个小可爱的身上留下了这么一点痕迹,而这枚龙晶对于这个构装体而言,就算不是核心,也是有个重要的组成器官,他们之间的结合点是十分牢固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就是你的功劳了。”邓恩马上就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之所以会发出感慨,也是因为他借助联系,已经大概了解了构装体的内部结构,知道在这头构装巨龙的内部,还有一个能量核心,作用是驱动身体各处,但同样的,还有一个副核心,那就是构装体额头上的龙晶了。

    龙晶提供的能量,和整个构装体结合在一起,构成了一个完整的能量循环,这种完整性提供了内部的联系,让那枚结晶和坚固的构装体整体结合在一起,想要从上面取下龙晶,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理论上,必须要付出比之前围攻还要强大的力量才行——

    毕竟围攻并没有真的破坏构装体的外壳。

    但现在龙晶轻易的就被吸血鬼取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涉及到一个有趣的小窍门,是关于对于魔法循环的阻隔的,我很乐意告诉您,不过……”吸血鬼将龙晶在手里掂了掂,“以您现在的基础,我只能遗憾的告诉您,这些东西您还不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让我们尽快离开这里吧。”邓恩并没有纠缠于上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就把这个小可爱留在这里吗?”吸血鬼看了构装巨龙一眼,“这真让人遗憾,您不是已经获得了暂时的控制权吗?这也就代表着您可以进一步的控制它,说实话,再没有合适的巨龙身体之前,这个构装体是个不错的代替品,它几乎和真正的巨龙一样,只是缺少成长性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忽然笑了起来:“而且找到巨龙的身体,这不是一个伪命题吗?如果能得到这样的东西,那么为什么要注入一个龙魂呢?或许龙魂更方便您奴役?而一个完整的巨龙,并不容易控制?”

    “不用试探我,多隆先生,”邓恩很清楚吸血鬼的想法,即使他没有窥视对方的思想,“巨大的构装体虽然诱人,但带着它,显然更容易被人发现,而且没有任何收获的灰袍们,恐怕会更加疯狂,我不想招惹这样的敌人,至于你的疑问,我可以直白的回答你,是的,龙魂更加理想,这样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足够了,您的坦诚总是让人感到意外,我必须说,您的判断是正确的,这东西留给灰袍们,对他们而言,或许是个收获,虽然不能弥补损失,但至少是个安慰,只是这样一来,这次事情的责任,也会一并被他们带走,毕竟这头构装体有这么大,又怎么隐藏呢?”

    吸血鬼满意的点点头,然后他拿着那块龙晶,迈着轻快的脚步,走入了丛林。

    邓恩也明白过来,知道了吸血鬼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次迷雾山脉的巨龙事件,最后的结局可以说出人意料,传闻中的巨龙根本没有出现,但过程却凶险无比,各方势力都牵扯其中,更是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甚至这里面还夹杂了有关残缺神域遗迹的事情,同样有不少损伤,虽然已经被邓恩降到最低了,但对于很多势力而言,结果依旧让他们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这样的局面,注定了这次事情,会有一个被众人所仇恨的对象,来作为发泄仇恨的目标。

    得到了构装体的团体,以及表面看起来,在背地里策划了这些事的神秘教派,无疑是最佳人选。

    “但实际上,这件事的背后,还隐藏着一个人,或者组织,只是这个组织才是真正的阴谋家,从始至终都没有显露出他们的来历,只是透露出一点踪迹,其中最大的,就是构装体巨龙了。”

    邓恩想着,不知道为什么,想到这里的他,回忆起自己在遗迹的残缺神域中担任的角色。

    当时,他制定了规则,策划了斗争,更用一个雕像,就造成了最后的清场,现在想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和现在真像啊,不知道这背后的黑手,是不是也是这样的角色,如果是的话,那么他会是什么样的身份?也能制定规则吗?”

    莫名,邓恩抬头朝着天空看了过去,就好像那里藏着什么人。

    另一边,就在吸血鬼离开之后,最多五分钟,有着狼头的灰袍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巨龙倒下了?”

    他露出了意外的表情,因为从刚才构装巨龙逃跑时的表现来看,那更像是挣脱了包围,而不像是力竭了。

    不过考虑到构装体难以预测的特性,他很快就认为,这或许是构装体内部的能量用尽了,或者其他什么原因,但对他来说,这并不是坏事……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他忽然愣住了。

    狼人灰袍的目光落到了构装体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龙晶呢?”

    他的眼睛陡然间变得一片通红。

    “龙晶被人取走了,这简直太糟糕了,我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!嗷呜!”愤怒的狼人灰袍忽然嚎叫起来,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发泄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空中,魔毯落下来,剩下两位灰袍走了下来,那位女灰袍问了一句,然后她看到了构装巨龙,眼神马上也变了。

    “龙晶不见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们彻底被耍了!”最后一位灰袍轻轻摇头,叹息起来。

    “无论那个人是谁,他惹怒了我!”狼人灰袍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也让我们旧日教派蒙羞,”女灰袍的目光很冰冷,“带回去吧,大祭司会告诉我们这头构装体的旁边曾经发生过什么,什么人来过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一个圈套,”第三位灰袍说话了,“现在龙晶不在了,这头构装又倒下了,它的内部应该受到了破坏,我看到了烟雾从裂缝中冒出来,它的价值恐怕来原本的一本都不剩下,我们带回去,只能将那些愚笨者的愤怒一起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们的怒火燃烧过来!”狼人灰袍冷笑起来,“我不介意增加自己的战绩。”

    “冷静,我们需要先把东西带走,这并不容易。”女灰袍压抑住心中的怒火,安抚着自己的同僚,在这一刻,他们之间的矛盾都似乎变得微不足道,不再被女人提及。

    “好吧,好吧。”狼人灰袍的耳朵微微颤动,听到了很多声音,那是众多冒险者和各方势力的人聚集过来的声音,“如果有人生出了不切实际的欲望,那么我不介意告诉他们该怎么做!”他狞笑起来,露出嗜血表情。

    对于此时的灰袍们来说,他们确实需要有个发泄的渠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动手,我们已经浪费了太多东西,不应该再浪费时间,更不该让矛盾更加激化,尽快离开这里,是最好的选择。”最为那位灰袍忽然出言警告,然后他伸出法杖,对庞大的构装巨龙施展了一个漂浮术。

    庞大的身躯顿时漂浮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了龙晶,对奥术的抗性果然下降了,这让我们方便了许多。”第三灰袍这么说着。

    “它现在就像是一堆废铁!”狼人灰袍还是愤愤不平,不过他也清楚目前的局势,于是主动走过去。

    魔法的光辉在他的两条手臂上闪烁,随后狼人一把抓住了漂浮的巨大身躯,朝着前面缓缓推动前进。

    然后速度越来越快!

    而女灰袍同样挥动法杖,光辉洒落在前方的道路,于是无论是树木还是草丛,都好像扭曲虚化了一样,不会阻碍庞大身躯的前行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三个人越走越快,带着这个庞大的身形,朝着森林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他们走过的地面上,地面震颤,一只只骷髅手臂从泥土中冒出来,然后缓缓形成了一个个亡灵,阻挡着后面的冒险者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!”

    当姗姗来迟的冒险者们看到了那些亡灵,一个个同样露出了愤怒的表情!

    “真是糟透了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真是糟透了!”

    当蓝堡的骑士长特纳爵士再次看到阳光的时候,他马上摇了摇头,虽然眼前的变化,对他而言只有一瞬间,因为他对时空的感知被凝固了,但是骑士长还是有特别的辨别方法。

    “我想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!”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身后,表情复杂。

    “这次注定无功而返,这根本无法完成原本的计划,到底该怎么办?如果不能完成本来的任务,那么我这次北上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,他愣了一下,想到了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邓恩·基纳,好像是叫这个名字吧,蓝堡的血脉……”

    他忽然有了一个主意,但必须要事先请示一下才行。

    “但问题是,随行的法师并不在我身边,想要和南边通讯,可不容易……”

    正当骑士长伤脑筋的时候,前方的草丛中传出了轻微的声响。

    于是特纳捂住伤口的手拔出了断剑。

    “别紧张,我们没有恶意。”

    下一秒,两位法师从草丛中走出来,为首的那个人带着友好的笑容,朝骑士长行礼。

    “我们带着对蓝堡的敬意。”( 造物主说  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