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读库 > 玄幻小说 > 造物主说 > 《造物主说》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伸向胜利果实的手
    邓恩并没有膨胀,他也没有发生狂想。

    这就是骑士之子此刻最真实的想法,因为这在他看来,几乎是顺理成章的。

    原因就是他从平衡世界中,获得的有关构装体的知识,这让他有信心能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,完成对那头构装体巨龙的再设定。

    当然,前提是那头巨龙背后隐藏着的人,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出手。

    这其实是非常复杂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构装体的制造,往往要涉及到奥术,甚至就是纯粹的、没有经过整理的魔法现象,通过构装师的双手,集中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在平衡世界中,因为超自然元素的匮乏,构装体几乎是完全的机械结构,但在那个世界依旧存在着特殊的矿藏,可以提供持续的能量,而且一些特殊的机械结构,能够发挥出特定的效果,里面明显存在超自然的元素,这显然是平衡世界过去超自然力量的残留。”

    邓恩安静的站着,没有其他动作。

    至少在其他人看来,是这位穿着蓝色铠甲的人,在第一轮试探失败之后,就愣在原地,有些不知道该做什么了,他们当然不会想到,那个构装体巨龙的内部,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。

    而这种变化,始终都在邓恩的观察范围内。

    通过和血铠分离部分的联系,邓恩不仅能在构装体内部进行破坏和重建,更重要的是,他能感觉到里面的结构,从而进一步肯定和修改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这可比单纯观察构装巨龙在面对攻击时的反应,更加直观许多。

    “现在这头巨龙,虽然充斥着魔法的力量,本身是魔法和构装的结合体,但除去它所拥有的超自然力量,作为主体的结构,依旧还是构装机械的布局,那么就可以进行干涉和修改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邓恩的打算,在所有人都选择从外部用尽可能强大的攻击,却压制这头构装巨龙的时候,他的打算,却是从构装体的内部着手。

    由于邓恩在释放出一根根金属丝线之后,就没了进一步的动作,他们大部分就认为这位装束奇怪的后来者,大概在思考新的对策,或者就是干脆无计可施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几位法师没有放松警惕,他们依旧还在观察着邓恩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肯定有什么计划。”两位观察局势的野法师交换了一下目光,那位法拉克忽然说道,“也许我们该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之前不是说……”多比露出了不解之色。

    “当时的情况,和现在不一样,发展超出了我的推测,几位灰袍目的明确,我们不该试图争夺,这样会让我们陷入不利,得罪那个黑暗教派,可不是一个好选择,尤其是在没有明确收获的前提下,事实上,就算是现在,我都觉得公国不够安全了,疯狂的灰袍们,也许不敢找那些高塔出身法师的麻烦,但是我们却不那么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好吧。”多比点点头,“那么回去吧,你打算离开公国。”

    但法拉克接下来却说:“但是我们还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去。”他指了指魔剑士,“盖特的出现,让我意识到,也许能有其他收获,记得吗,这次过来的,可不光只有公国的贵族,也许我们试一试,是南边碰碰运气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陷入遗迹中的蓝堡骑士长?”多比恍然大悟,“是的,魔剑士重新出现了,那么其他陷入遗迹的人,就有了现身的可能,这是一个选择,我们可以对他们提供帮助,然后得到友谊或者尊重,顺理成章的提出要求,或者接受邀请,但也许我们到了南边,同样不会被人重视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看蓝堡血脉之中,最后的胜利者是谁。”法拉克拿出了自己的看法,“他们的争斗,是我们的机会,我想这些争斗的分支,肯定不会介意,多两位法师帮忙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,你刚才没有说出来,其实就是在等待那些人离开吧?”多比看着身边的好友,笑了起来,“而且你留下来的真实用意,并非是那块晶石,这只是一个借口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人太多,会给我们增加不必要的意外。”法拉克最后又看了一眼战场,“至于晶石,那不是借口,我是真的很在意那颗晶石,因为我有理由相信,那至少是一枚龙晶,龙晶的价值你该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如果用在实验上,一枚龙晶的作用,不会比一头龙差多少,因为这是魔法生物的结晶,很多屠龙者正是因为获得了龙晶,才会进化出强韧的体质。”多比法师并没有感到意外,毕竟好友之前已经透露出信息了,“当然了,最好还是有一条龙带着。”

    “龙晶无论对是法师,还是战士,甚至是普通人来说,都是可以珍贵的宝物,只是使用方法不一样罢了,如果能够得到,谁会放弃呢?毕竟现在奥都斯的巨龙,已经所剩不多了。”法拉克法师摊了摊手,最后戴上了兜帽,“走吧,我们需要去寻找那位骑士长了,如果晚了,就连这最后一个机会都失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迈开了脚步。

    多比法师恋恋不舍的朝那头再次摔在地上的构装巨龙看了一眼,目光在那块水晶上停留了两秒,最后叹了口气,跟着带上兜帽,跟随着同伴离开。

    两位法师的身影,很快消失在幽暗的森林深处。

    最后两位正统法师的离去,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,或许有人一直观察着他们,但现在也只会如释重负的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更多人,要将他们的精力,投入到对构装巨龙的攻击中去,尤其是在这个看起来就要取得阶段性胜利的时候——

    那头庞然大物摇摇欲坠,在魔剑士的反复攻击中,似乎是支撑不住了,开始东倒西歪,虽然看起来,它的外表上,除了一些浅浅的痕迹之外,没有其他更深的“伤口”。

    但比起最初的巨兽,它显得有些“力不从心”了。

    这让冒险者们,甚至三位灰袍,都坚信胜利即将到来,所以他们已经有了其他的盘算,开始筹划着,要怎么在最后关头,得到自己需要的战利品——

    灰袍们当然是全都要。

    在战意和贪婪的驱使下,他们的攻击力量越来越强,但与之相对的,魔剑士的攻击却逐渐微弱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变化,灰袍们没有感到意外,因为他们早就料到,盖特的这种攻击,肯定无法持续太久,事实上,就在灰袍们选择出手的时候,他们就已经注意到了魔剑士力量的衰减,这也是促成他们行动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们已经不怎么在意这点了,因为那头构装巨兽似乎唾手可得,尤其是在它反复摔跤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只是三位灰袍,以及众多冒险者并不知道,虽然魔剑士的元素力量因为运用的太多,而有了很大损耗,但这并不是他降低攻击强度的原因,真正的因素,是邓恩对他的传念。

    “巴洛夫特先生,之前构装巨龙的接连倒下,已经足够证明我的话了,它的内部被我入侵,如果一切顺利,三分钟之后,我将获得控制权,虽然是暂时的,但这足够了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听着邓恩的话,魔剑士这一次没有沉默,他没有开口说话,因为已然挥舞着双手大剑在驾驭狂风,但在意识层面,对话已经展开——

    “我得承认,这让人吃惊,但考虑到你曾经对我做过的事,现在发生在构装体身上的变化,又显得微不足道了,毕竟这本来就是被人操控的东西,但既然你能让它摔倒,能让它翻身,甚至控制翅膀张开,那么我的攻击自然毫无意义,这一场,我毫无疑问是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,关系不到输赢吧?”邓恩觉得有些意外,关于魔剑士的处世态度。

    以输赢而论处?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以后他也许要在这方面注意一下。

    “输和赢,构成了这个世界的两个面,不是吗?追求强大,获得胜利,不够强大,忍受失败,人生就是这样,我不会感到沮丧,因为我还活着,这一点,你不用担心。”魔剑士淡淡的说着,意识层面的他,无法说谎,当然他也不想说谎,“接下来你要怎么做?既然让我继续维持进攻,作为胜利者,你拥有指挥权,不过我还是想要知道如何配合,这涉及到这一场争斗的成败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让它离开,多隆先生……呃,也许您并不喜欢他,但是他已经做好准备,将会摘取这场争斗最甜美的胜利果实,而您……”邓恩的语气十分客气,“您需要注意可能出手的幕后黑手,我猜对方策划了这么大的场面,也许不会乐意看到有人胜利,因为那代表着他的阴谋彻底破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明白了,我会保留一部分实力,去应对那个阴谋者,但如果我无法取胜,我会带着你离开,至于吸血鬼,呵!”

    魔剑士用一声冷笑结束了这场对话。

    邓恩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对这两位新得的队员,他并不能直接下达命令,因为他很清楚这两个人对自己更多是抗拒心理,虽然他可以强行命令,甚至直接剥夺两人的意志自主性,但考虑长期共生互助的关系,邓恩当然不会用强硬手段,毕竟比起两个人的实力,他认为经验和智慧更加重要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随后,战场上的情况发生了剧烈的变化,那头看起来已经被压制下去的构装巨龙,很软之间咆哮起来,然后猛然震动翅膀,浑身爆发出浓烈的魔法能量。

    在周围围攻的冒险者被这股力量冲击的四散,而三位灰袍的法术光辉,本来已经像是绳索一样将巨龙捆住,但现在却被又像是绳索一样被挣脱开来。

    就连魔剑士的狂风和风刃,都被构装巨龙扇动着的钢铁翅膀吹飞、歪斜。

    “这个家伙要拼命!”

    三位灰袍相互看了一眼,有了共识,但他们并不感到意外,因为短暂的交手,已经让他们意识到,这头构装巨龙有着最基础的意识,或者说,他们最初的判断已经得到了证实。

    那枚龙晶里面,很有可能真的存在一条龙魂!

    正是这个龙魂,让构装巨龙的表现,与真正的巨龙没有太大区别,他们猜测,这也是之前那些传闻能够流传出去的原因。

    当然,不排除是背后黑手再暗地里操控着构装巨龙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们并不打算放过巨龙,而且对于可能出现的拼命,三位灰袍早就做好了准备,他们要发动一直留存着的魔法。

    三本闪烁着光辉的魔法书出现在他们的面前,封面上是同样的复杂图案,带有神圣的光芒,有着来自神灵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里面记载着他们最为根本的法术。

    不过,不等他们真正激发魔法书里面的法术,作为目标的巨龙就已经腾空而起,然后迅速飞了出去!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三位灰袍的声音里流露出惊讶之情,尤其是那位女灰袍,她表现的最为意外。

    “我明明已经成功干扰了它的思想,让它陷入了混乱,这在刚才的战斗中已经印证了,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跟着,她沉默起来,过了一会才说道:“那个幕后黑手出手了!”

    “不光是谁在计划这一切,他不能夺走我们唯一的战利品!”旁边,狼头灰袍扯掉了身上的衣服,被毛皮覆盖的身体肌肉膨胀,然后猛地窜了出去!

    他的速度非常快,转眼就穿过了混乱的人群,消失在森林身处。

    那个方向,正是巨龙飞走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他总是这么冲动,但是这一次,也许他没有做错,”女灰袍看着狼头灰袍离开的方向,然后收回目光,“我们应该追上去,当然,不是用这么野蛮的方法,而且我们需要魔剑士的帮助。”她转动的目光,忽然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“那个穿着铠甲的人呢?他不见了?什么时候离开的?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庞大的身躯跌落下来,泛着金属光泽的表面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痕迹,显得坑坑洼洼,有些地方甚至裂开了缝隙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场精彩的对决,但是最终得到果实的,并不是拥有最强大的力量的人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吸血鬼库洛迈着优雅的脚步,来到构装体的头部,伸出手,握住了那枚猩红色的结晶体。( 造物主说  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