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读库 > 玄幻小说 > 造物主说 > 《造物主说》正文 第八十八章 超凡与清场
    “邓恩·基纳?基纳?”

    蓝堡的骑士长特纳愣了一下,随后一道血色光辉落在他的身上,组成了护盾的同时,隐隐有一股侵蚀的感觉。

    本能的,骑士长想要调动纯粹的肌肉力量,将身上的这股红色震碎——这对于实力非凡的战士而言,算是一种高超的技巧,但特纳显然掌握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激动,听到了么,我们在邓恩的身上是有共同利益的,”吸血鬼的声音又传了过来,“所以我们理所当然是要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!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你和基纳有交情?邓恩·基纳?”骑士长的脸上露出了惊疑不定的表情,似乎是有什么难以抉择的问题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魔剑士已经攻到了他的跟前,长剑扫动,朝骑士长挥出了充满着魔法光辉的一剑!

    但是血色光辉组成的屏障,挡住了大部分的魔法之力,只有纯粹的蛮力,借着剑刃,刺破了屏障,斩向了那位骑士长。

    但是对付单纯的武力,骑士长只需要举起自己的剑,然后迅速后退,那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金铁交鸣的声响中,骑士长特纳快步后退,一直推到了十几米外,才停下脚步,然后他面色阴沉,用惊讶的眼神看向了自己的对手——

    魔剑士缓缓收回了自己的双手大剑,原本有些低落的气势,再一次高涨起来,眼睛里更似乎闪烁着光泽。

    不过,他停止了攻击,因为吸血鬼库洛已经到了他的身后,并且拿出了法杖,做出了要攻击的姿态,这个举动牵制了魔剑士的一部分精力,他意识到自己落入了前后夹击的情况。

    两位五星评价的人物——一位是施法者,一位则是近战职业者,一前一后的做出了戒备姿态,与魔剑士对峙。

    三个人之间的气势相互牵引,似乎任何一个人稍有异动,都要引起一场最为猛烈的战斗。

    平衡产生,没有人再有动作,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发出声音——

    “这种情况对你可不利,剑士,”骑士长淡淡的说着,“一个成熟的战士,不应该让自己陷入这样的被动局面中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魔剑士反而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他的疏忽,反而是刻意营造出来的局面!”吸血鬼笑了起来,然后他对其实章说道,“知道吗,我来自魔法议会,相信您在南方对议会肯定有所了解,再加上邓恩的关系,我们为什么不联手呢?”

    他的笑容淡了几分,似乎是想要表现出诚意,语速也放慢了许多:“否则放任这位魔剑士的行事,他很快就要踏足超凡,这对我们,对在场的人都很不利,甚至可以说是灾难,你们也看到了,他的行事风格,并不是拥有美德的骑士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提到的邓恩,真的是基纳的血脉的话,”骑士长皱起了眉头,“那么我必须确定一件事,他还活着吗?是不是也来到了这里,参与了这次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真让人意外,你出现在这里,居然不是为了邓恩吗?我明白了,洛奇·基纳。”

    吸血鬼库洛说着,从对方的话中得到了一些信息。

    “那么我现在要告诉你,邓恩·基纳先生,真的是一位非常难得且拥有出色天赋的人,魔法议会会为他展现出诚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希望你说的是真的。”骑士长的表情郑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说的是真的,我可以证明!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忽然从旁边传来。

    三位对峙中的人物没有转头,但是他们的感知,以及记忆,可以告诉他们来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达兹,那位商业联盟的巨头,在很多人看来,他已经在第一轮的争夺中死去了,但现在看来,他是隐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证明基纳先生的能力和价值!”达兹在几位护卫的保护下,缓缓的靠近,“我们可以结盟,一同对抗盖特和火龙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证明?”骑士长的声音里带有疑惑,“我过去没有听说过这个人,他值得你来作保证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他值得!”达兹毫不犹豫的说着,“他是我们商业联盟的朋友,是所有人都会争取的大师,他的友谊让我们自豪,事实上,我这次出现这里,就和邓恩先生有关系!”

    骑士长特纳沉默了,他依旧还在与人对峙,但众人看得出来,他正在思索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吗!他们提到了邓恩!”另一边,爱莲娜小声的强调着,眼睛瞥着那位主编,“特伦因的邓恩·基纳,不是吗?瞧瞧,这都是什么人,他们都在诉说邓恩的价值!他理应获得更高的排名!”

    “也许这些人是对的,但是我只相信实战和情报,这是对所有人的尊重,我必须确保消息的切实可靠!”赫兰德这样说着。

    “他的意思是,他不能仅仅靠着几个人的评价,就交给读者们一个不负责的结果,这关系到日报的声誉,”他的朋友、强壮的克拉克补充了一句,“对于日报来说,不犯错才是最重要的。”然后他压低了声音,小声说了一句:“但说真的,我相信魔法议会的判断,前提是那个吸血鬼,真的属于魔法议会。”

    “议会有着各种各样的人物,据我所致,甚至有巫妖在议会总部担任顾问!”赫兰德接过了话,“但是说真的,我们需要进一步的证据,但是我相信,目前这种情况,足以证明基纳先生的能力,而且我也相信,商业联盟的人,他们不会单纯因为一些交情,就提升一个人的评价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无利不起早。”克拉克又小声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么你还犹豫什么?我真的不觉得,你之前的那些排名,就有什么准确的,难道你不是看着一个又一个猫头鹰带来的纸条,就做出了主观的判断,难道那样就准确吗?”爱莲娜露出了不服气的表情,“承认吧,你只是看不起小地方的公会。”

    “事实上,小地方的公会,往往意味着情报的欠缺,”赫兰德还在试图解释,“而且我的判断只是一方面,你看到的那些排名,那些人物,他们都是著名的人物,明白吗?不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他们,其他主编,也在做着判断,最后的排名,会根据所有人的综合判断来做出排名。”

    “明说了吧,邓恩还没有名气,”威廉忽然插嘴了,“但是他即将有名,我建议您将他加入一百名之内,这不是很容易的操作吗?哪里有真正准确的排名,关键在于其他人如何认为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对的,但是要等邓恩真正回来。”赫兰德指了指上面,“记得吗?高塔还没有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忽然,魔剑士厉喝,“我对谁是邓恩并不在意,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们,一切都结束了!”然后他忽然抬起头,再一次挥动大剑,但是这一次,大剑震动起来,淡淡的光晕从散落出来,将他周围的一道道血色屏障尽数破碎。

    就像是用剪刀刺破白纸一样简单。

    “你达到了?”吸血鬼愣住了,随后他摇摇头,“不,并不是,元素没有聚集,你的身体还没有发生肉体改变,那么这就说明,你还是局限在凡物的层次!”

    “你们应该庆幸!”魔剑士低语起来,“这里的特殊环境,让我的收获没有得到完全的释放,这里的隔绝,更是阻止了我和元素的接触,否则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同了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忽然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即使是现在,你们明白自己的处境吗?即使没有真正获得元素的改造,但我眼睛里看到的一切,已经和你们不同了!”

    然后,他猛然挥动双手大剑,狂风随之而起,空气聚集在剑刃的两边,无形的剑影急速延伸,就像是让这把大剑凭空膨胀了几倍一样!

    然后,他猛然横扫!

    剑刃引导狂风,空气像是变成了一道道锋利的刀刃,在魔剑士的挥舞中,朝着周围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吸血鬼和骑士长同时做出了反应,前者念了一个咒语,而后者则举起了自己的长剑。

    叮叮叮!

    风刃有如无数细小的钢针,打在魔法的屏障上,撞在武器和骑士的身体上,前者还能维持住优雅的风度,而后者却已经是鲜血狂飙,显得狼狈至极。

    狂暴的气流无孔不入,就像是无数战士在挥舞着微小的武器,接连不断的冲击着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十几秒的时间,这狂暴的空气才逐渐散去,露出了千疮百孔的地面。

    “虚张声势!”骑士长吐了一口鲜血,故作不屑。

    而吸血鬼却是游目四望,低声叹息:“你的目的可能是达到了,因为你的道路,是要靠挥舞武器,斩开血肉,来寻找方向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”魔剑士也急促的喘息着,显然刚才那一下,他也消耗得不小,但是他的眼睛里却闪烁着实实在在的光辉,而且透露出喜意,“这种是实实在在的劈砍,会稳固我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在三个人的周围,那些冒险者、寻宝者们更加狼狈,没有魔法护佑,也没有强壮的躯体支撑,他们之中的大部分,都在刚才的狂风袭击中受到了重创,尤其是那些昏倒在地上,根本就无法做出防御了——

    他们现在正一个接着一个的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就连赫兰德和他的朋友,都受到了重创,那些负责保护他们的精锐冒险者,也折损大半——

    连吟游诗人威廉,都因为重创而气若游丝,他被爱莲娜的搀扶着慢慢坐倒在地上——后者同样浑身鲜血,但精神并没有衰败。

    “咳,别担心,爱莲娜,不会有事的。”威廉似乎在用尽全身的力气说话,“也许我会消失,但是相信我,这绝对不代表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爱莲娜脸上的担忧毫无一丝作伪,她担忧着自己的朋友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推测,但是相信我,如果消失代表死亡,那么背后的人物,无需多此一举,”威廉的声音慢慢微弱,“真的,所有的人,至少是我观察的几个,他们都是在身体受到致命伤之前消失的,所以无论背后的那个人期望从纷争中得到什么,但肯定不是生命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威廉的身体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看着空荡荡的双手,爱莲娜陷入了呆滞,随后她呼唤着威廉的名字,眼睛里闪烁着仇恨的光辉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再次失去朋友!”

    她高呼着抬起头,朝着那个造成了一切的始作俑者看了过去,但迎接她的,却是又一轮的狂风!

    而这一次,风中多了许多尽数光芒!

    魔剑士手中的大剑,居然在挥舞中解体,变成无数细小的寒芒,与狂风一同释放出去!

    他狂吼着,浑身闪烁着淡淡的光泽,尤其是他的双手,更是释放出明亮的色彩,似乎与狂风连接在一起,然后猛然甩动!

    下一秒,狂风似乎变成了他手中的大剑,在转动的双臂的带动下,朝着骑士长和吸血鬼砸了过去!

    大剑的碎片与狂风呼啸着,像是猛兽在嘶吼!

    骑士长的长剑直接崩裂、破碎,而后首当其冲的他,锁甲断裂,身上多了几个血色的窟窿,眼睛里更是浮现惊惧!

    但在死亡降临的前一刻,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不见了,在那一刻,他看到的最后一幕,是吸血鬼的身形扭曲,生长出翅膀,并且嚎叫的一幕。

    随后,画面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扭曲的黑暗,在他的感知中,再也没有了前后,也没有上下左右,甚至连他的时间观念都开始混乱起来。

    黑暗充斥着感官,骑士长疑惑起来,继而生出了恐惧,他不知道过了多久,或许是一秒,但也许是一年。

    “这里到底是哪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怎么了?这个遗迹,到底……”

    疲惫和困意慢慢袭来,他的意识慢慢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“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,扭曲你们对于空间和时间的感知,将你们镶嵌在这个破碎神域的边缘,那里是虚幻和真实的交界之处,按照平衡之灵的说法,你们中最为强大的个体,也需要挣扎至少半个月的时间,才能脱离虚幻,找回时空感觉,然后走出遗迹,不过当时可没有突破五星的层次……”

    洞窟中,身形变得瘦削的邓恩,缓缓站了起来,他闭着眼睛,对着感知中的那些人说道,虽然他很清楚,那些人听不到自己的话。

    然后,他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终于,结束了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刚才,随着魔剑士爆发出刚刚获得的力量,骑士长直接重伤,满足了规则的要求,被传送到了边缘之地。

    随后,爆发底牌的吸血鬼拼死和魔剑士交战,结果是两败俱伤,同时被传送。

    这三个人都无法幸免,其他人当然也不例外——包括爱莲娜在内,战场周围的人悉数重伤,然后接连都被传送出去。

    至此,遗迹中的访客,全部都被传送到了交界边缘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就是拿去收获的时刻了……”( 造物主说  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