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读库 > 玄幻小说 > 造物主说 > 《造物主说》正文 第八十六章 敌友之转
    “我们没有必要听那个声音的,虽然他的来历看起来很神秘!”

    压下心头对那个声音的顾忌和担心,达兹继续宣扬着自己的意见——

    “我们不该畏惧,是的,因为那个声音,并没有说清楚,完成了考验会怎么样,那个雕像,我是说,谁听过所谓鸡神的名字?”

    他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,虽然这本来是一件很滑稽的事,但在这一刻,没有人的心里存在着嘲讽或者滑稽,他们都很郑重,甚至有些人正在搜肠刮肚,希望能在过往的记忆中、看过的书本中,寻找到有关鸡神的信息。

    但最终只能一无所获,因为这根本就是邓恩杜撰的一个名字,或许有出处,但至少不在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“是的,您说的很有道理,那么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赫兰德发话了,“是继续去寻找可能存在的宝藏,还是转而去寻找鸡神呢?”

    他的话中并无笑意,反而透露出确确实实的想要讨论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,即便你不愿意去寻找,但这么多人一起行动,里面总归会有人存有这种心思的,更要命的是,你怎么确保在这途中,不遇到所谓的雕像呢?”

    达兹的脸色难看起来,他张张嘴,想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赫兰德摆摆手,先阻了对方的话,然后继续说道:“我不是故意找茬,你必须明白,我是想要提前把事情都做好,如果你不事先做好准备,一旦遇到了,碰到了问题,再去解决吗?”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几个人——包括魔剑士盖特在内,能站在这里的,其实都是领头人物,算是这个聚集起来的人的领导者。

    “那个雕像,既然被郑重的提出来了,你们也看出来了,那个声音的主人并不简单,那么雕像很有可能就是宝藏,如果引起争夺,我们如何制止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他瞥了众人一眼,直言不讳的说道:“其实你们心里也有各自的打算,真碰上了雕像,难道你们会让给别人?让给谁?谁愿意?恰恰相反,到时候,你们反而会因为拥有指挥权,所以希望让其他人把东西贡献出来,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所以,这其实是一个无解的问题,”达兹笑了起来,“就算我们在这里说得再好,约定了分配的方法,但是这其实不能代表别人,当有一个人胡乱争夺,那么约定就作废了,我们也要陷入战乱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很明白。”赫兰德点点头,他已经从对方的话中听出了含义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们没有必要搞那么虚伪,不是吗?”达兹反问了一句,“就让我们组织着队伍前进,无论是宝藏也好,还是雕像也罢,当遇到他们的时候,就是这个队伍完成使命的时候,到了那个时候,哪怕你能证明雕像其实并无用处,那也无法阻止争斗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雕像根本就不存在。”魔剑士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达兹点点头,然后说了一句:“是的,但这并不妨碍人们之间发生争夺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好吧。”赫兰德点点头,退了回去,他不再说更多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往好处想想,情况其实没有那么糟,”达兹忽然又说道,“因为这让队伍有了一个目标,至少之前很多人心存疑虑,现在他们没有了,另外,还有一些人游离在外,他们肯定也听到了那个声音,也会去试图寻找雕像,那么队伍有了共同的敌人,或许更容易掌控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魔剑士一眼,提醒道:“比如你一直挂在嘴边的那名血族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忽然又添了一句:“虽然最初你有些误会,但我必须提醒你,那位血族和之前在公国内发动袭击的吸血鬼,并不是一个阵营的,我已经有充足的证据可以证明,他是来自南边议会的施法者,所以我想,如果还能碰面,你们最好可以和解一下,解除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他杀了我的两个下属。”魔剑士的脸色没有变化,“我需要他的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也追了他很长时间,我敢肯定,那位血族在南边,没有被这么对待过,而且作为一名贵族,名誉受损和狼狈遭遇往往比纯粹的暴力,更让他们厌恶,”达兹说这些话,自然有他的用意,“我愿意做一个中间人,让你们双方能心平气和的说话,尤其是在可能发生冲突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盖特和直白的说道:“如果有雕像,他不会拱手相让。”

    “但他也有可能成为帮手,至少不沦为敌人,”达兹的态度很明确,“如果有一位即将踏足六星超凡的血族施法者惦记着我们,那接下来的行程会十分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你就愿意为此压制一个即将踏足六星的魔剑士?”盖特挑了挑眉毛,“还是我看起来更讲道理,所以容易被利用和欺负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你明白的,现在我们需要放下一些东西,至少在遗迹里放下,携手度过难关……”达兹还在说着,他的几个手下过来,在他耳边说了几句,于是这位商业联盟的巨头露出了笑容,“真是个好消息,那位蓝堡的骑士长、大剑师来了,我去迎接一下,这对我们的力量提升很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看法是对的,我也不喜欢这个人。”等达兹一走,魔剑士就在赫兰德的耳边说着,后者摊了摊手,没有评价。

    很快,他们看到了一位身着皮甲的战士——

    虽然是骑士,但蓝堡的骑士长没有穿铠甲,而是一身请便的打扮,看上去颇为干练,他在达兹的带领下,来到了魔剑士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您好,巴洛夫特先生,”行了一个骑士礼后,那位骑士长表达了他的尊敬,“我早就听说过尊贵的魔剑士的传闻,但一直没有机会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白兰度骑士,我也久闻蓝堡大名,替我向伯爵问好。”魔剑士盖特回了礼,回忆着有关对方的一些信息。

    那位骑士长笑道:“叫我特纳就行了,接下来,我们会在一段时间内并肩作战,没有必要这么客气。”

    魔剑士顺势点头,然后观察着对方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和自己一样的五星大师,但对方的身材更加强壮、气息也更为凌厉,这明显是专精于长剑所带来的气质。

    但是盖特有信心,如果双方动手的话,借助魔法的便利,自己可以取得胜利,虽然难免花费一些功夫。

    他对这位骑士长略有了解,火龙的情报机构,曾经传递过他的信息——对方的到来,似乎和基纳家族的几位成员有关。

    不过这位骑士长似乎对和其他人合作并不感兴趣,他只是带着自己的四名手下,独自行动——他的四名手下,同样也是来自与蓝堡的骑士,实力都十分不俗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并不显得多么友好,即便是特纳,这位蓝堡的骑士长,看上去很友好,但在他说话的时候,依旧和其他人保持着距离——这是实实在在的距离,他和其他人之间离得很远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甚至连达兹他们的召集邀请,这位骑士长都没有回应,但现在他们主动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多想,是因为刚才的那个声音。”

    等骑士长和达兹走到了另一边说话,赫兰德就来到魔剑士的身边,他低声笑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看达兹都没有把那个声音放在心上。”盖特提出了疑问。

    “他只是在伪装罢了,他需要隐藏自己的恐惧,”赫兰德正视着魔剑士,“想想看,我们在什么地方?如果那个声音,真的和过去的旧日之神有关,那么这该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?没有人承担得了这个后果,所以他需要一些安全感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这里的人?”

    “也包括了我们,我们不过是在抱团取暖罢了,而那个雕像是唯一可能让我们摆脱恐惧的东西,无论他有什么作用。”赫兰德的表情慢慢阴沉起来,“无论那个声音有什么目的,他为什么不说考验的目的,但他都赢了,因为越是未知的东西,越是让人恐惧,让人疯狂,我几乎已经能够看到,一个彼此之间争夺的画面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这位日报主编的目光,在魔剑士盖特和那位骑士长之间扫过。

    三天之后。

    还是这两个人,各自拿着武器,对峙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的友好气氛已经消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,是针锋相对的敌意。

    在两人的身边,是倒了一地的身影。

    再远一点的地方,是赫兰德和负责保护他的伙伴克拉克,以及负责保护他的冒险者们——吟游诗人威廉,以及女冒险者爱莲娜,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他们的身上都多多少少带有伤口,其中大部分是剑伤。

    包括爱莲娜在内,所有人看向那位骑士长的目光中,都带有一丝惊惧。

    就在一天前,所谓的鸡神雕像,在无意中被一名冒险者发现,这个人本来想要隐藏起来,但那雕像似乎不是凡物,发出了声响和光亮,很快就被人注意到,最终引起了争夺。

    由于这里的特殊环境,很多人的攻击显得没有作用,因为他们控制不了力度,轻轻的触碰,都有可能让对手腾飞出去,落在地上也不痛不痒的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那些能将力度把握到细微程度的人来说,只不过多费一些精力和心力罢了。

    于是,在鸡神雕像现身之后,一连串的争斗就发生了,那些对力度操控细致入微的战士,靠着这方面的优势,接连击败了他人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问题——

    那些在战斗中重伤濒临死的人,并没有真的留下尸体,而是直接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现在,这些地上的人,大多数都是昏迷过去了,并没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震动声中,对峙中的两个人同时消失在原地,两把长剑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随后,魔法的光辉在两道急速变化的人影中闪烁,无数的寒芒随之飘落。

    两个人仿佛不受到特殊规则的限制一样,无论怎么挥舞武器,都没有因为碰撞而腾飞而去。

    战斗的余波,很快就波及到四周,爱莲娜等人不得不做出防御姿态,才能避免被误伤。

    “真是讽刺,就在几天前,他们聚集起来,想要为了一个目标而努力,”赫兰德苦笑起来,“但是现在,所有人都为了一个不知道有什么作用的雕像,而自相残杀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去了哪里?”爱莲娜抽着一个空隙,来到主编的旁边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赫兰德摇了摇头,“我真的没有头绪,到了现在,我甚至不知道这个遗迹,到底有什么意义!难道只是为了让人自相残杀?这里,到底有什么隐藏的宝藏?”

    伴随着这位主编的话,周围的人都露出了困惑的表情,然后他们不约而同的看向了一个方向——

    在两人交战的战场边缘,有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、公鸡轮廓的雕像斜躺在那。

    如果放在外面,没有人会认为这样一个雕像,甚至有些滑稽的雕像,有什么特殊的,但在这里,这却是一切争斗的根源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忽然,割裂的声音响起来,那位骑士长急速后退,他捂着胸口,鲜血从里面渗出。

    “胜负已经很清楚了,”魔剑士站在原地,他淡漠的看着对手,“你的装备并不完善,所以实力受到了削减,很遗憾,但这就是现实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骑士长特纳站直了身子,“你似乎忘记了一些事和一些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魔剑士脸色猛然变化,他忽然想到了一道身影,然后豁然转身。

    “晚了!”

    轻笑声响起,伴随着一道优雅的身影,直接在魔剑士的耳边响起,血色的光辉绽放开来,吸血鬼库洛仿佛是从影子中走出来的魔鬼一样,轻盈的手指点在魔剑士的身上,然后一道光辉,将他贯穿!

    “这里的特殊规则,也救不了你,魔剑士!”

    盖特捂着胸口,口中突出鲜血,然后他没有后退,而是猛地挥动手中的长剑!

    交战中,双方争斗的意志在另一个层面中聚集,最终形成了特殊的光辉,聚集在邓恩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平衡之力,已经达到了精神力的三分之二!”

    他睁着眼睛,意识到离开的时刻已经接近。( 造物主说  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