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读库 > 玄幻小说 > 造物主说 > 《造物主说》正文 第四十九章 摇摆的人心(四更毕)

《造物主说》正文 第四十九章 摇摆的人心(四更毕)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时。

    在其他几乎一模一样的镇子里,正在上演着截然不同的景象。

    四位法师的情况算是最好的,他们选择了类似邓恩的举动——通过展现力量,来获得镇子里面人的关注。

    但说实话,进行的并不理想。

    面对未知的、强大的力量,哪怕是弱小的镇民,第一时间想到的也不是臣服,而是在恐惧中退避、躲避,他们面孔中透露出来的,是最为纯粹的恐惧和排斥。

    当然,四位法师所展现出来的力量,以及方式,并不相同。

    其中情况最不妙的,恐怕就是法拉比法师了。

    他试图用纯粹的力量来震慑镇民,表面来看,这些人似乎都表现出了臣服,但事实上更多的是恐惧和敬畏,当法拉比稍微分神的时候,就会有人试图逃离。

    完全的遵从,当然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经验丰富的老法师当然明白,这样的情况,当然算不上是满足了条件。

    “说到底,我为什么要遵守这个游戏规则?”法拉比看着一团糟的局势,不由抱怨起来,但这只是单纯的抱怨罢了,四位法师之所以踏入镇子,也是意识到,他们面对的力量,远远超出了自己的理解范围,面对这种强大存在,他们能做的,绝不是用武力反抗。

    “希望其他几个人顺利吧。”法拉比叹息了一声,一挥手,法杖的光辉化为狂风,将几个试图逃离的镇民卷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老实一点!”

    他警告着,换来的没有尊敬、尊崇,只有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老法师再次叹了口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恐惧和威慑,或许无法达成条件。”

    鲁尔法师思考着同样的问题,在他的面前,跪满了一地的镇民,但他并不认为自己通过了第一个考验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擅长的奥术具有局限性,这次尝试之后,就丧失了机会,但是达多和杜克,他们两个人的心思比较细腻,也许会有比较不错的进展,值得庆幸的是,这么多人里面,只要有任何一个人能通过三个考验,都可以度过困境。”

    “问题就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,达多法师看着用敬畏和尊敬的目光看着自己的镇民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“几十个人,按照概率来说,总有人能通过,那么这本不该是一道难题,可如果通过率很高,那么这次的事根本说不通,魔鬼是不会轻易放过嘴边的灵魂的,那个血色领主的语气和举动,也表明了其意志,这个人绝对是笃定,我们无法轻易通过考验,以此推演……”

    思维的困境,让达多法师越发谨慎起来,他甚至怀疑,面前这些镇民的身份来历,以及是否真的具有独立意识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通过示好,以及传授知识,虽然得到了一部分镇民的推崇,但很多人还是心存他念,这让他感到苦恼。

    “一天之内,二十四小时,就想让这些人彻底遵从我的意志,还是太困难了。”

    杜克法师也有着同样的烦恼。

    他是几位法师中,最晚展现力量的,多数时间都还在观察着镇子里的人,虽然展现了魔法的力量,但并没有暴露自身。

    所以,他清楚的认识到,超自然的力量,可以让人敬畏,却无法换来真心。

    “也许我该扮演一下拯救者的角色?这或许会让事情更加顺利,但是要怎么切入?而且,我一个人,又不擅长召唤系的魔法,恐怕很难将局势推动下去。”

    法师的想法,是基于对镇民的观察的,但同样的,他并没有一个完整的思路,因此不敢贸然尝试,因为他很清楚,每个人的机会其实都只有一次,一旦第一步失败了,那么后面就难以挽回了。

    “我必须谨慎,不能将希望寄托在其他人身上,因为那样太过危险,如果每个人都这么想的话,那么这场考验就注定失败!也许这也是魔鬼对人心的把握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杜克法师深刻意识到了这次考验的凶险。

    “敌人拥有着我们无法对抗的力量,却不愿意使用武力,恐怕是基于魔鬼玩弄人心的习性,对魔鬼而言,只有经过欲望、痛苦乃至情绪折磨的灵魂,才最美味可口,所以目前的这个局面,本身就有可能是考验的一部分!”

    “几十人面对同样一个问题,只要有一个人过关,就可以度过这个难关,那么除了最渴望出彩、并且对自己有着绝对信心的人,大部分的人,都会习惯性的依赖他人,从而不能发挥出最好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们四个人,拥有着一定的施法能力,可以凭靠着这股力量引导镇民,但其他人可能就要求助于那个魔鬼,需要他提供两个条件了,也许一个不小心,就会掉进对方语言上的陷阱中,发展下去,局面就不容乐观了,所以我必须更加谨慎才行!”

    本着这样的想法,杜克法师依旧观察者的情况。

    时间,就在他的观察中缓慢的流逝着。

    同样的情况,也发生在学徒和避难者的身上,不过比起法师们,这些人确实更加难以行动,正像杜克所担心的那样,这群人对于如何引导镇民,根本就是一筹莫展。

    大部分的避难者,只拥有超过一般人的武力,这种力量,在一个镇子里面施展,也不可能让镇子里的人立刻遵从、尊敬,最终难免将希望寄托在魔鬼提供的两个帮助上。

    不过,出于谨慎的目的,他们没有贸然提出要求,一样也在观望着,他们也确确实实期待着其他人能够提前完成这个考验。

    不是所有人都这样。

    学徒托马斯就在试图脱颖而出,不过在他贸然使用零级戏法,将镇民惊住了之后,就陷入到了被动,甚至开始被人围攻。

    不得已之下,他被逼无奈,召唤了血服男人,提出了自己的要求——

    “我希望他们暂时忘掉刚才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很容易,”血服男人满足了他的这个要求,“不过,你这下只剩下一个机会了,想好要提什么了么?”

    “不,最后一次机会,我要先留着。”托马斯犹豫起来,心里有些想法,却不敢贸然提出来,因为他只有一次机会了。

    “如你所愿。”魔鬼男躬身而退。

    看着男人消失的地方,托马斯忍不住自语。

    “虽然情况很不妙,但我认为,累积了一定的经验还是有用的,相信其他人也不会有太多的进展,”说到这里,他忽然抱怨起来,“靠着奥术的力量,想要让这些人遵从,实在太过困难了,也许宗教的力量更合适,阿德让他们肯定进行的很顺利。”( 造物主说  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