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读库 > 玄幻小说 > 造物主说 > 《造物主说》正文 第二十一章 多元宇宙?
    邓恩觉得,如果事情再这么发展下去的话,自己难免要膨胀。

    但这不怨他,因为任何碰到了这样的情况,都难免会有一些膨胀的——此时此刻,诸多魔法学徒正围着他,对他进行恭维。

    真的,邓恩觉得,凭着前世在某点上积累的经验,接下来的剧情,他可以背下来了。

    魔法学徒,虽然名字里有“学徒”这么一个单词,但实际上,放在民间,他们的地位并不低,因为这些人一样也会被归纳为“巫师”。

    当然,邓恩现在已经确定了,“巫师”这个称呼并不准确,或许叫他们“法师”才更为贴切。

    由于魔法学徒们的热情,邓恩已经从他们的口中得知了许多有关于这个世界的魔法常识,至少是关于法师这个体系的常识。

    学徒、正式法师,这是一个巨大的分野。

    而正是法师又会按照掌握法术、理解力和应用能力的的不同,又有环数之分,也就是道斯法师曾经提到过的一环法师。

    有一环,当然就有二环、三环、四环。

    据说,正常的法师等阶划分,一共分为九环。

    “这么看起来,倒是和卫生纸的dnd体系有些相似,就是不知道,具体的学派划分,是不是有相似,等等,之前瓦珀就提到过旅法师,如此看来,莫非也接近那个万那个什么牌?还有众多鹏洛克?这里该不会是海岸巫师多元宇宙中的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邓恩听着学徒们在称赞和套近乎中透露出来的信息和情报,脑子里却是不住的跑火车,只是一会的功夫,就有诸多想法。

    不过,很快,在塔灵的带动下,学徒们终于还是散去了,邓恩得以喘了一口气,然后看了一眼身边的两位同伴。

    男学徒马特、女学徒薇薇安,和邓恩被安排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气氛却显得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两位学徒面对邓恩的时候,表情都有些不自然,带着一点拘谨,就连一直以来表现得颇为强势的马特也不例外,当然,这位男学徒之前已经开始示好了。

    这让邓恩意识到,马特本质上还是一位贵族子弟,拥有着仿佛本能一样的权力嗅觉,这让他知道要在什么时候,表现出什么样的身段。

    “我想,我们可以平静一阵子了。”

    邓恩对其他两个人说着,他想要改善一下环境。

    两位学徒点点头,他们也多多少少这样认为,而且气氛果然有了变化,马特再次和邓恩交谈起来,但这一次,他的态度又放低了不少。

    当然,主要还是称赞。

    他没有看清楚水晶球里面的光芒,但是,毫无疑问,水晶球爆发出来的光辉,依旧让他感到震惊。

    女学徒薇薇安则坐在两人身边,倾听着没有营养的、贵族之间的客套话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两位学徒当然不会想到,邓恩表面上在和他们交谈,但实际上,他的一部分意识,却注意到了一座精神殿堂中。

    “这座殿堂居然还存在?真是让人意外。”

    在他的意识深处,一座根植于创造系统的奇特大厅中,三道身影正聚集在一起。

    当邓恩的意识从大厅最中央的水晶球中传递出来的时候,三位从属第一时间就有了感应。

    “我想这大概是您的心灵构造的大厅,因为您的意志触动了什么,最终形成,并且以您当时看到的景象作为圆形。”

    “心之殿堂么?”邓恩闻言点点头,然后嘀咕道,“希望不会有一群怪盗过来偷心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什么?”瓦珀忍不住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,没什么,”邓恩说着,忽然蹦出一个念头,“也许我该养一只猫。”

    “这和现在的情况有联系么?”瓦珀又忍不住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,这只是一个彩蛋。”邓恩说着,注意力转移到了眼前的三道身影上,“怎么样,你们有什么发现么?”

    一道道淡淡的身影,从水晶球中浮现出来,慢慢凝实,变成了邓恩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万能的主,我们认为,这个精神殿堂,是可以长期存在的,”少年奴隶安诺姆斯开口了,“不过,当我们聚集在这里的时候,却需要消耗各自的一部分精神力,以及至高无上的主您的精神力。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”邓恩提出了他的见解,“精神力是成为施法者的先决条件,在这一点上,我并不怀疑你和布莱顿,不过……”他瞥了一眼瓦珀。

    “我认为自己被小瞧了。”瓦珀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“事实上,”安诺姆斯则小心的说道,“我认为任何人都存在着精神力,只是有些人更强罢了,似乎是要超过一定的程度,才算踏足了施法者的门槛,而现在聚集在这个精神殿堂,却不需要多么强大的精神力,因为这里的结构非常稳定,至于里面的原理……”

    “条件不够,还不能深入研究啊。”邓恩心里清楚,一切的源头,其实就是系统的运作原理,只是以他现在的水平,只能总结现象,不能找到背后的原理。

    “一步一步来吧。”最后,他索性放开了念头,“至少眼前的这个,是一个好消息,让你们以后有了一个交流的地方,然后进一步的研究,也许我们可以将记忆在这里具象化,形成一个图书馆,甚至一个精神实验室,因此你们今后,要多多留意和记忆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瓦珀笑了起来,“这是个好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,我的主。”安诺姆斯则一脸虔诚的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血铠布莱顿则跳了起来,铠甲里面发出了低沉的摩擦声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我想会是一段平静的时期,虽然外面闹得很大,但我想那和我没有关系,因此可以安心的在高塔里面研究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就在邓恩在意识中说话的同时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!”

    狂暴的气流中,游荡者杰森捂着重伤的左臂,缓缓后退,然后和矮人、黑铁玫瑰聚集在了一起,然后警惕的盯着周围。

    四周,满地的尸体,无声的诉说着一场惨烈的战斗。

    前面,一头人形生物扇动着它的翅膀,正在咆哮:“说吧,你们打算怎么死亡?或者说,你们情愿死亡,也不愿意说出凶手的来历?”

    “嘿,我很想说,”杰森挤出了苦涩的笑容,“但知道么,冒险者的声誉才是赚钱的本钱,这一点我可不愿意丢掉,否则以后怎么听硬币的响声?”( 造物主说  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