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读库 > 其他小说 > 猎艳都市 > 《猎艳都市》正文 191.190 母亲变女儿
    [第1章第一卷借种]

    第191节190母亲变女儿

    秦南还没有跟晓露接过吻,这时他想好好的体验一下跟她接吻的滋味,因此,就从她的粉脸开始逐步的吻了起来,他吻完了她的香颈以后就吻上了她的耳垂,然后再吻上她那呵气如兰、湿润柔腻的小嘴,他陶醉的吸吮着晓露的丁香美舌,不一会晓露的舌头也跟着他的舌头游移起来。

    秦南亲吻的同时还用手抚摸着她那光滑玲珑的乳房。由于春药的关系,晓露本来已极为敏感的体质变得更加敏感了,在他的揉搓下,晓露的身体快速的扭动了起来。她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娇啼浪叫着,那甜美的声音和他们的身体的撞击的声音混合在一起,听起来银靡极了。

    俏脸含春的晓露款摆着柳腰,乳房由于身体的快速运动而在乱抖着。她身上布满了一层薄薄的香汗,但她还是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频频发出销魂的娇啼。她不停地扭摆着那玲珑、凹凸有致的娇躯,手也在秦南的身上乱摸着。

    在那春药的刺激下,晓露那绯红娇嫩的脸蛋、微翘的香唇、丰盈细腻的冰肌玉肤、红晕鲜嫩的小乳珠、浑圆光滑微翘的雪臀都闪耀着迷人的光彩,秦南看得都有点呆了。

    晓露那俏脸上原本还未消退的红潮变得更明显了,口中发出的不再是呻吟,而是阵阵急速的喘息声;小溪上的小豆豆也胀得发亮,她终于忘情地呐喊起来,四肢有如满弦的弓箭般绷紧着,夹杂着一阵一阵的颤抖,畅快淋漓的快意从花瓣传遍了她的全身,她终于来了一次高潮。

    经过了这一次高潮以后,晓露整个人都酥软了,脸红红的没有了力气,只是不断地喘着气。要不是那春药在那里折磨她的话,说不定早就累得睡着了,由于有过了一次高潮,她的意识比原来要好了很多,她一边喘着气一边呻吟着道:“太美了,我有一种彷佛飞到云端里的感觉了。”

    秦南知道女人在以后是很需要安慰的,因此他的一双大手就在她那嫩滑的肌。肤上轻柔地滑动着,晓露很享受秦南这温柔的爱抚,对她的温情很是感动,也就伸出手在他的背上轻轻的抚摩着。

    秦南给晓露按摩了一会以后,她的体力很快就恢复了,她一有力气动了就很快的耸动了起来,秦南见她有力动了也就展开了快速的进攻,晓露感觉自己好象是波涛里的一叶小帆在随波涌动,那狂猛的撞击像急风暴雨,把她带上了激情的浪尖,她感觉自己在融化,融化了的灵魂就像飘出了体外,象羽毛一样飘舞到了空中,她紧紧抓住他的肩膀,不顾一切地大声呻吟起来,这呻吟好象是在恳求他,恳求他把自己融化。

    刘艳看了这么久已经忍不住了,她一只手用力的揉搓着自己的乳房,而另一只手也在自己的花瓣上用力的揉搓着,秦南忙把她拉到身边道:“你是不是又想要了?”

    刘艳一把抱住他的胳膊呻吟着道:“是的,我忍不住了”

    秦南见她这样骚了就把她放在了晓露的上面,自己则站到了床下,然后在她们两个的花瓣里一个一下的运动了起来。他觉得这样做真的好刺激,不但可以体验两个美女花瓣里那不同的滋味,还可以同时让她们两个享受那性爱的快乐。他一边运动着一边问刘艳道:“你们吃的春药里面还有迷药,你现在清醒了一点没有?你既然忍不住了就不要躺在一边强忍着。我也就会这样的让你舒服了,你这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吗?”

    刘艳一边呻吟着一边红着脸道:“我看你正在弄江珊,我知道她也很难受,我又不知道你一次可以和两个人做,如果不是实在忍不住了的话我是不会坐起来的。我在第二次高潮的时候就清醒了。”

    秦南见她们两个一点也没有难为情的样子就试探着道:“你不觉得你们两个跟一个男人做爱很难为情吗?你和江珊姐妹相称,难道你就对以前的事一点也不知道吗?江珊其实就是晓露,是你的女儿,虽然你现在和以前完全变了一个样,但我还是可以把你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刘艳呻吟着道:“你就不要说这些没有营养的话了,你这样的话经理早就跟我们说过了,她说有的客人会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的,还喜欢三个人在一起玩的时候让我们扮母女的,你现在想玩什么我们都会配合你的。我们现在都做小姐了,还有什么难为情的?我来这里的时候经理就跟我说了,我们是没有挑客人的权利的。一来这里我就知道自己的命运了,因为现在的男人很变态,不是喜欢玩母女就喜欢玩姐妹,我和江珊都很漂亮,肯定有人会把我们当姐妹或者母女弄到一起玩的。这样玩我们虽然会委屈一点,但我们会得到更多的报酬,我们来这里就是赚钱的,所以,你想要我们怎么玩都是可以的。现在我们才第一次接客,就要我们两个接一个人,这跟我想的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秦南一听就知道她一点也不知道以前的事了,他现在还真的有点犯难了,要是自己不能让她们两个恢复神智的话,也就是说自己栽在了宋伟的手里,他知道这样的事不能操之过急,还是先解了她们的春药再说。他一边运动着一边笑着道:“你还挺想得开的,难道你就一点也不怪这个娱乐城的人吗?如果没有他们这些人的话,你们就不要这样被男人欺侮了。”

    刘艳不以为然的道:“其实有的事情一概而论的,有时坏事也可以变成好事的,如果没有他们这些人的话,我爸爸就会治不好了,你说这不是好事吗?其实我觉得做小姐也不错,像我们这样的女人如果不先弄一点钱在手里,以后也会要走上这条路的,如果我嫁的是一个没有钱的男人,那个男人也会逼着我去接客的,现在有很多的小姐都是有男人的。如果是嫁一个有钱的男人,他们也就会开头几天对你好,过了几天以后就会去找别的女人了,自己如果忍不住的话也得去找男人,而且还要给男人钱,反正吃亏的都是我们女人,要不怎么会有红颜薄命这么一说呢?老天让我第一次接客就碰上了你也算是开了眼了,要是我自己去找的话,是怎么也找不到你这样英俊的男人的,我想,别的男人是不会有你这样厉害的,我们两个吃了春药的人都被你弄得死去活来,别的男人是做不到这一点的,和你做爱真是太爽了。”

    秦南一听她这样说心里都拔凉拔凉的,看来她对自己的事一点印象都没有了。但她们两个都是绝色美女,玩了这样两个也不错,也许她们真的不是刘艳跟晓露,自己明天再去找一下就知道是不是了。他一边运动着一边笑着道:“你还真想得开,你们把第一次给了我,以后就做我的女人好了,你就可以天天这么爽了。”

    刘艳呻吟着道:“你要是真的要我的话,我是愿意跟你走的,但你要把我爸爸的病治好才行,你虽然也在外面乱来,但你做爱的时候这样厉害,是不会把我完全丢下的,说真的,我们到了这个地步也只能随遇而安了。能够第一次遇到你也算是一个好的开头了,至于江珊愿不愿意我就不知道了”。

    秦南见她说自己厉害就更来劲了,女人的鼓励就是男人的动力,他的动作就越来越快了。

    刘艳感到秦南就像一座雄壮的大山压向了自己,她觉得被他粗犷、雄悍的男性身体碾压着、蹂躏着是多么的幸福。

    不一会那种令人眩晕的快感充满了她的全身,她在他身下颤抖着、扭动着、娇喘着、呻吟着,她觉得他那快速运动着的宝贝是那么强劲而有力,快得就像从来就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小溪一样。

    秦南这样干了一会,见晓露在底下有点支持不住了就让两女趴在床上,让她们两个翘着雪白如玉般的俏臀,自己则在她们的后面一人几下的干了起来,此刻他的心里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,他一边挺动着宝贝一边在晓露的小屁屁上拍了一掌道:“小骚货,你想不想也做我的女人?”

    晓露这时也有几分清醒了,她一边扭动着小屁屁一边娇吟着道:“你这样的男人是找也找不到的,怎么会不想呢?以后我就做你的女人好了,你不是要我们来扮母女的吗?这个游戏我们还没有玩呢,我现在想做妈妈,你要钟姐姐叫我妈妈好吗?因为我们都要听你的话的。”

    秦南想不到这个小丫头会说出

    这样的话来,他知道现在的小姑娘都有点变态,就喜欢玩刺激的东西。他觉得这样玩也很刺激,要是她以后知道了让自己的母亲叫自己妈妈,不知道是什么感想?当下、、他一边运动着一边笑着道:“你还真是骚得可以,我都没有想要你们这样玩,你却自己先提出来了,好吧,今天就让你做妈妈。”说完以后在刘艳的小屁屁上拍了一掌道:“你现在是女儿了,快叫江珊妈妈。”( 猎艳都市  http://www.qbxsc.com/2_2022/ 移动版阅读m.qbxsc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