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读库 > 修真小说 > 武侠之神级捕快 > 《武侠之神级捕快》正文 第九百四十八章 下毒
    暗算项央,有利有弊,如果成功,自然全部是利,如果失败,那么弊处也绝对不小,甚至会影响魔门谋划的大事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李啸林其实更倾向于保守对待,不过不知为什么,一想到项央出身神捕门,他就有一种迫切的想要其消失的冲动,要么他离开,要么他死去,总之他不想见到对方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说定了,项央既然是来向我讨教切磋,应该料想不到我会在他的饮食中下手,这件事你做的隐秘一些。

    等血绝发作之后,我会趁机出手将他击毙,随后对外宣称失手,应该能应付过去。”

    沈傲面上毫无愧疚羞惭之色,仿佛暗算他人已经是家常便饭,早已经勾动不了他心中的情绪。

    武林当中,讲究的是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。

    正如雍州前紫衣总捕,论武功他未必胜的过对方,但现在对方死了,他不但活着,还活的很好,可见世间一切重要的是结果,而不是过程,人们关注的也只是结果。

    另一边,项央在熏香袭人的厢房当中闭目盘坐,修养精神。

    从他到大江盟水寨,到雍州神捕门总捕,再到苍云山上,一路马不停蹄,昼夜不息,虽然因为修为高深没有挂碍,但到底有些疲惫,状态不佳。

    而一点点微弱的状态差距,在顶尖高手的较量中,往往都会产生无可估量的差池,胜负一线,更可能决定生死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一个时辰的时间,项央正神游物外,外面响起哒哒哒的敲门声,同时传来一声甜美如蜜糖一般的声音,软软的,尖细中透着清爽。

    项央起身开门,门外站着的是一个十七八岁年纪的少女,大大的眼睛,小巧的嘴巴,肌肤欺霜胜雪,橘红色的裙摆仿佛一团红云将她裹在里面。

    这个少女不是项央见过的最美的美人,风韵气质却不输给任何美女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项捕快吧?我是沈庄主的三弟子,特奉师命来接你到芳林苑赴宴的。”

    少女见到开门后的项央,鹅蛋脸有些发红,蔓延到了耳根,轻轻撩了一下鬓角的发丝开口说道,不敢和项央对视。

    “那就请姑娘前面带路了。”

    项央眉头一皱,心里有些警惕,美女的确撩拨人心,不过在他眼中不过红粉骷髅,过眼云烟,根本难以撼动心神。

    他思考的是沈傲与李啸林此举的用意,美女引路也许有心,也许无意,那么设宴款待又是为何?

    一般而言,上门切磋挑战的,大多是双方不对盘,直接开打就好,很少有什么和气和善的举动,没听说过上门打脸还要招呼吃饭的。

    “要小心,这里不比大江盟,沈傲更不是水无痕,不能遭了他们的暗算。”

    项央清楚记得,前雍州总捕是怎么没的,他可不想自己稀里糊涂的也被人拿下,而且那么多大风大浪都躲过去了,在小小阴沟里翻船,那也未免太冤枉了些。

    苍云山庄不是名门正派,而是魔门隐藏的势力,魔门中人的尿性他也算是知道一二,小心防范就是。

    长长的廊道中,只有两个人得劲脚步声回响。

    项央跟在少女身后,仔细的思量沈傲与李啸林的事情,目光便无意直视身前少女曼妙的身姿,久久未曾移动。

    少女也是武道有成之辈,虽未修成先天,但也差之不远,精神敏锐,感受后背宛如针刺一般的目光,扭捏的放缓脚步,等着项央并肩而行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等转头看到项央一副陷入沉思的模样,并非有意轻薄,不知为何又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这少女是雍州本地人,家学渊源,后来经过长辈引荐,拜师苍云山庄的沈震轩门下,武功得到名师指点,开始突飞猛进,以这个年纪修成接近先天的武道,也算是不错。

    她生平最佩服的人,并非是自己的师傅沈震轩,而是名动雍州,大了他几岁的项央,因为从年代感来说,项央成名之时,也正是少女心思最敏感,最喜欢浪漫幻想的时候。

    早年项央在清江府神捕门的老上司,银章捕头曲靖飞有一个女儿,名叫曲师蓉,最喜欢并崇拜龙王水无痕,更说出非龙王不嫁的豪言。

    这少女也是一样的心情,只不过是将对象变作项央罢了。

    今天得知自己最崇拜,最喜欢的人来到苍云山庄,少女心中便泛起了涟漪,久久未能平复,特意央求师傅来见项央,得到了两人相处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是在见到项央之后,她心中的千言万语,太多的憧憬与向往,竟是一句也说不出,只是看着项央冷峻刚毅的面孔,心中充斥着一种满足。

    “如果能就这样一辈子看着项大哥,那该会是很幸福吧!”

    只是想到这里,少女心中又有一种莫名的失落,她知道项央这次是来挑战自己师傅的,不管此战结果如何,恐怕苍云山庄和项央都会对立起来,他们之间的近距离接触,恐怕也只有这么一次了吧。

    少女心思百变,项央不知,只觉得她颇为古怪,反而更加警惕。

    另一边,芳林苑中,偌大的露天空间内,一个拉长的方桌上摆满了珍馐佳肴,不算汤品甜点,就有四十样,准备的可谓用心用力。

    将下人全部屏退,李啸林走到方桌边,举起一个造型精美,材质珍贵的酒壶,轻轻晃荡一番,发出咣当的水流碰撞之声。

    左手托着酒壶的底端,另一只手按住酒壶把手上,微微按住把手上的一个肉眼看不清的小凹槽,试验一番,自觉无误。

    随即从袖口划出一个拇指大小的青色瓷瓶,取出一枚半个指甲大小的药丸,放入酒壶当中,轻轻晃荡一下,血绝很快便溶解,无色无味,难以分辨。

    这酒壶乃是能工巧匠铸造而成,内中布置精密,分为上下两个隔绝的部分。

    也就是同一个酒壶,有两个杯口,两个壶肚,通过按使机关,可以从一个酒壶当中倒出截然不同的两种酒水,一种有毒,一种没毒,而外界根本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种下毒方式很是实用,因为用同一个酒壶倒出的酒水,很少有人怀疑,总不能连自己也下毒吧?所以能大幅度的降低旁人的警惕性。

    “项央,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自来投,好好享受你人生的最后一餐吧。”

    李啸林放下酒壶,眼中闪一丝凌厉的杀机,既然要做,就要做的漂亮,绝不给对手反击的机会。( 武侠之神级捕快   )